“所以你不是第一次見這東西。它們是什么?某個組織的家養小精靈么?”“1979年,我們在阿富汗第一次投放這種武器,代號‘地獄犬’。它們跟中子彈差不多,投放在戰場上之后就不用管了,過幾個小時去清掃戰場。它們只攻擊有生命的東西,不破壞物資,槍支彈藥車輛都可以收繳了立刻投入使用,曾被認為是陸地戰場的決勝武器。”奧金涅茲用牙齒咬著從格魯烏戰士身上搜來的繃帶,想要捆住斷臂,“但沒辦法,它們實在太危險了,稍有不慎走失幾只就能屠滅附近的村莊,馴養員也很難活過第一年。還不能讓這東西落到美國人手里。后來出了幾次大的事故,就不敢再用了。沒想到今天用在我們自己身上了。”
“1979年?”蘇恩曦一愣。

根據零給的情報推測,蘇聯解體之后,那間研究所的核心資產,也就是那條巨大的黑蛇,半死不活地逃了出來,意外地被布寧捕獲。

布寧從某種渠道得到了提煉龍王血清的技術,可能提供者就是幕后的老板,這種能夠人工制造出低階混血種的血清被賣給當時前蘇聯的高官們,正是這些人分割霸占了前蘇聯的遺產。這個神秘的拍賣會以這種血清牢牢地掌握著這些人和他們的家族,從他們身上榨取價值。可聽奧金涅茲的意思,他早在1979年就接觸過龍族亞種,而且他明確地說是“我們”在阿富汗投放了地獄犬。

他是參與者,這些人可能都是參與者,每個人都背負著原罪。

蘇恩曦忽然警覺起來,抄起丟在一旁的皮帶,又把奧金涅茲的雙腿給捆了起來。(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547665459"即可領取最高99元紅包!)

“你這個女人是不是瘋了?我剛剛犧牲一條胳膊救了你!”奧金涅茲憤怒地齜牙,比那條狗更兇。

“你值得相信么?你殺了你的朋友,霸占了他的錢,為你自己買到續命的藥,然后又殺了你朋友的老情人。”蘇恩曦冷笑,“你是個老到沒有感情的怪物,我這樣年輕不懂事的小姑娘啊,最容易被老家伙騙了,我還是小心一點。”

奧金涅茲的眼神變了變,“我沒殺維什尼亞克,我只是拿了他的錢。”

“索尼婭呢?她不也是你的朋友么?”奧金涅茲沉默了片刻,恢復了兇狠的表情,不再為自己辯解,“我們這群人,論罪行都該下地獄,索尼婭也一樣!”

“你還知道自己有罪?”蘇恩曦揶揄。

“不是你理解的罪,殺人算什么罪,這個世界上每天都在殺人,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奧金涅茲冷笑,“我說的罪是神不會寬恕的那種,懲罰早晚會來,只不過在天雷降臨之前,我們還能躲躲。”

“你的罪是什么?”蘇恩曦抓過奧金涅茲手里的繃帶,幫他捆扎傷口。看他那樣子實在費勁,何況也沒時間浪費。

“永生,永生是最深的罪孽之一。永生是神的特權,我們從神那里偷到了這個權限。”

“你這種人還信教?”

奧金涅茲還是冷笑,“世傳的宗教不過是虛偽的儀式,我怎么會相信那種愚蠢的東西?但我相信神的存在,但他不是任何一個已知宗教里神的模樣。我可是見證過神跡的人。”

“可憐的家伙,靠著惡心的水蛭續命,就覺得自己見證過神跡?”蘇恩曦不禁出言嘲諷,“只是惡魔的伴手禮而已。”

奧金涅茲面有怒色,“你懂什么?你對我們偉大的時代根本一無所知!那是……人力勝天的時代!”

說到這里的時候,他的眸子里折射出瑰麗的光,仿佛那個偉大的時代還在眼前,令他摒息,令他贊美。

但他立刻就意識到蘇恩曦正聚精會神地聽他說話。蘇恩曦沒心思跟這家伙神聊,她是想從奧金涅茲嘴里挖出更多的情報。

“女人,你得為情報付錢!在023號城市,沒有免費的東西。如果什么東西看起來是免費的,那其實是最貴的。”奧金涅茲詭秘地笑了起來。

孩子的臉上浮現出這種笑容,就像是魔鬼附體,很容易嚇到別人。

好在蘇恩曦的神經足夠強韌,對于這個被自己毆成豬頭的家伙,她也沒必要害怕。

“這是個殺局,我們在同一個殺局里。設這個局的人還沒現身,但至少不是你和我。我們合作,就有活下去甚至反殺的機會,我們對著干,只會死得更快。”

蘇恩曦捏起奧金涅茲的小臉,把它拉到自己面前,“別跟我討價還價,你少了一只手,不跟我合作你就會變成狗糧。”


奧金涅茲盯著蘇恩曦看了好久,“總覺得什么時候會被你賣掉……好吧,反正我也不想這個秘密跟我一起被埋掉。你是個聰明女人,你的腦子對我有用。”

他沉吟了片刻,“當時在西伯利亞的眾多研究所中,有三個最神秘。一個研究超級戰士,一個研究永生,至于最神秘的那個,研究神學。你可以把前兩個研究所理解為第三個的分支機構,超級戰士和永生都是基于神學機構的研究成果,我參加的,是超級戰士的研究。我們今天拍賣的貨品,應該是研究永生的那個所的產品。”

“超級戰士?你們造出了蘇聯隊長么?”

“很多版本的蘇聯隊長,但都是不完全版,各種各樣的產品缺陷。反倒是地獄犬的完成度比較好,所以真正成規模投放過的,反倒是地獄犬。”奧金涅茲說,“我們無從知道技術的底層,真正的技術都來自那個神學研究所。研究永生的那個所也一樣。據說研究神學的那個所在意外情況下得到了神的殘骸,而且是一具有活性的殘骸,所有的技術都是基于對那具殘骸的研究。”

“說點有意思的。這些亞歷山大·布寧也說過,只不過他把自己摘得更干凈,好像這些事他都沒有沾過手。”

奧金涅茲詭秘地一笑,“他確實沒有沾過手,他看起來是個老家伙,其實是我們中最年輕的。他是個服務人員,服務我們這幫人的,我們并不真的怕他,我們怕他,是怕他背后的老板。”

“接著說。”蘇恩曦幫他處理好了傷口,開始研究那個存儲著地圖的小儀器。“意外的情況下,人類找到了通天塔,有的人走到一半停下來了,用通天塔里得到的技術做了點小事,但在世人來看已經是神跡了,至少極少數的人一直抬頭仰望,一直往上走,最后升到了云端之上。這些技術曾經讓高層極其興奮,但他們興奮的不過是超級戰士和延長壽命這種小成果而已,有人用著他們的經費要登上天國,卻沒有他們的份兒。”

“你的意思是當時的高層對這個神學研究所很清楚?”蘇恩曦一怔。

在她之前的情報里,資助黑天鵝港的是某個神秘的紅色家族,他們把黑天鵝港的預算隱藏在了軍事預算表的角落里,讓它秘密地運轉著。

“當然,克格勃連你自家飯桌上講的笑話都能知道,一個蘇聯境內的研究所怎么會逃過高層的掃描?”奧金涅茲冷笑,“只不過傲慢的大人物們還以為那間研究所研究的是基因技術,而且真正花錢的項目反而是超級戰士和延長壽命,這對大人物們來說也更現實。蘇聯解體的時候,超級戰士項目和永生項目都關閉了,資料全部銷毀,但沒有人知道那間神學研究所怎么樣了,我們甚至不知道它在哪里。”

“永生和超級戰士這種能夠改變世界格局的東西,說銷毀就銷毀?”

“技術始終不成熟,制成品也不穩定,還有倫理學上的麻煩,怕被外界知道。不過我想那些資料的拷貝還存在某個秘密的保險柜里。”奧金涅茲說,“地獄犬全部就地處決,我親自執行的。可今天這東西又出現了,顯然我們之后還有人接著養這種狗。”

“你的蘇聯隊長們呢?難不成你是蘇聯隊長之一?”

“所有的蘇聯隊長都在1992年銷毀了,就在023號城市。”奧金涅茲冷笑,“聽過布寧的故事么?跳上火車去莫斯科追求電影里的女孩什么的?他總是給新來的人講這個故事。”

“假的?”

“那小家伙是我們中最大的騙子,但這個故事并不假,只不過他隱藏了其中最血腥的部分。這座城市的廢棄,是因為我們在這里阻擊過逃亡的蘇聯隊長們。他們不能留下來,他們是不完整的產品,永遠處在失控的邊緣,跟他們比起來,地獄犬簡直是寵物。他們不甘心被處決,逃離了營地,沿著鐵路線來到023號城市。我們不可能繼續放他們南下的,他們一旦進入人口密集區,就是災難。023號城市是他們最終的歸宿,我們遙控啟動了聚變反應堆。那是第一代的氘氚核聚變反應堆,會產生驚人的中子輻射,只有在超級磁場中才是安全的,如果磁場的強度不夠……”

“會變成氫彈么?”

“不,只是會產生高強度的核污染,暴露在強輻射中,即使是蘇聯隊長們也會嚴重虛弱……”說到這里奧金涅茲忽然停住了,神色緊張起來,“你有沒有覺得磁場強度下降了?”

蘇恩曦這才意識到他們說話的工夫里,那恐怖的強磁場似乎一直在減弱,眼下她已經沒有那種嚴重的眩暈感,也不出現幻覺了。

“不知道那幫家伙重啟磁場的時候,有沒有重啟聚變反應堆。”奧金涅茲咬牙切齒地說,“這就是我的懲罰吧?或者宿命。”

坑邊閑話:祝各位小伙伴有個愉快的假期,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547665459"即可領取最高99元紅包!最近這段時間時而被宣傳工作牽扯精力,時而為一些工作中的意外感到非常疲倦,自覺寫書的狀態是碎片化的。各位見諒!  

北京pk10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