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明非揮揮手令布寧退后,龍血猛犬們已經低吼著撲了上來,它們的奔跑速度追平獵豹,咬合力則堪比鱷魚。

路明非滑步上前,短弧刀平揮,刀術并不花巧,但對上龍血猛犬他并未有所保留,刀上帶著刺耳的尖嘯。

為首的猛犬一口咬住了刀身,路明非吃了一驚,以他的力量一時間竟然沒法把刀從狗嘴里抽出,這些龍血猛犬不僅是力量驚人,牙齒也堪與煉金古刀比硬度。

猛犬發力把路明非頂在墻上,路明非不得不左手也按著刀背,才能跟那頭猛犬抗衡。一人一犬隔著一柄薄薄的短刀角力,路明非覺得自己正推著一頭發怒的公牛。

兩只猛犬越過路明非,高高躍起,直撲楚子航。

“小心!”路明非大吼。

他想提醒楚子航這些狗狗并不好對付,眼下的楚子航沒有關于卡塞爾學院的記憶,也就不會知道這些看起來像狗的東西都能單獨對抗獅虎。

他還沒吼完就愣住了,因為戰斗瞬息間就已經結束了。楚子航站在路明非對面,一手按在猛犬的頭頂,君焰一瞬間就把它的大腦焚毀了,猛犬重重地趴在地下,楚子航手里還剩半個紅熱的頭蓋骨。至于另外兩只猛犬,已經趴在地上奄奄一息了。

回想幾秒鐘前那一幕,楚子航右手提蜘蛛切,左手握著蜘蛛切的刀鞘,第一只猛犬撲到他面前的時候,他閃身進了半步,閃過利爪,用肩頂在猛犬的胸口,左手刀鞘自下而上狠狠地撞在猛犬的腹部。猛犬被那股巨大的力量頂得飛起,撞在屋頂,還沒來得及落地,楚子航閃身再上半步,用肘擊打在另一只猛犬的頭頂,猛犬砸在地上,連頭都抬不起來,但巨大的慣性推著它一直滑到布寧面前。

布寧嚇得直往后退,但那長滿獠牙的巨口還是貼到了他臉上,稍微合攏就能咬下他的整張面皮來,但那只猛犬只是兇狠地瞪了他一秒鐘,忽然倒地抽搐。閃身而過的瞬間,楚子航將蜘蛛切從它的肛門處刺入,這是它全身上下不多的沒有被鱗片覆蓋的地方。大半個刀身都沒了進去,重創了它的臟腑。

瞬息間解決掉三只龍血猛犬,看起來輕描淡寫,事實上卻是對時機、力量和速度的精準控制,還有磐石般穩定的心。

這家伙越來越像路明非記憶中的楚子航了,刺客般的簡約凌厲,孤狼般的狠。

他剛剛蘇醒的時候,路明非還能跟他打個平手,但看眼下的架勢,楚子航全力以赴的話,路主席也一樣被打成狗。但下一刻這家伙就破功了,因為他嚴肅地盯著路明非的眼睛說,“刺它們的肛門!那是它們的要害!”

安娜打空了子彈,被猛犬撲倒在地,她能做的只是用槍格在猛犬嘴里,死命地支撐,但她的力量跟路明非沒法比,塑料步槍的強度跟短弧刀也沒法比。

至于最先被撲倒的幾位客人,已經是血肉模糊,眼看是沒得救了。

楚子航從猛犬的屁股里拔了他的刀出來,微微一振,刀身流過熔巖般的光,刀身周圍的空氣劇烈波動。那是他在用君焰凈化武器,血污頃刻間就被蒸發干凈。

他從背后拔出童子切來,童子切上也騰起了烈焰,他沖向走廊那邊的猛犬群,雙刀左右展開,如同火焰的羽翼。

倒也符合這家伙的性格,在路明非的記憶中,他還不曾丟下過任何弱者。

事已至此路主席也沒法腳底抹油了,反握兩柄短弧刀,一攻一守,一顯一藏,跟著楚子航殺進龍血惡犬的圈子里,煉金古刀在惡犬們的鱗片上斬得火光四濺,刀刀都刺惡犬們的下三路,間或楚子航爆出灼目的烈焰,龍血猛犬們竟然能在這堪比凝固汽油彈爆炸的言靈中存活,被撕裂的傷口中隱約可見暗金色的骨頭,可它們還是兇狠地發動了一輪又一輪的反撲。

更多的犬吠聲從遠處傳來,不知道格魯烏戰士們帶了多少龍血猛犬來,它們循著血腥味找來了。

路明非一路殺,心里一路罵娘。即使是他和楚子航聯手,也沒有開始時候瞬間斬殺三頭猛犬的爽利了,這些東西顯然受過非常嚴格的訓練,攻守有度,配合默契,即使在受到致命傷的情況之下。而楚子航還不得不控制著君焰的威力,一旦在這狹窄的空間里爆發,除了路明非應該沒有人能活下來。

偏偏這時候他口袋里的電話響了,023號城市根本沒有手機信號,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在叫他。

他一腳踩在一頭惡犬的腦門上把它踢翻,退后幾步讓楚子航先頂住,摸出手機時順便擦了擦腦門上的血,“有屁快放!”

“你跟一群狗打來打去沒完了?”芬格爾的聲音聽起來心急火燎,“別管這些人了,帶著你家師兄快撤!這個圍獵的方案像是學院的風格!”

“什么?”路明非一愣。

“學院有些極端的戰術,是不會輕易教給學生們的。比如對付極端危險的目標時,放出受過訓練的龍血亞種,其中最容易馴養的就是被龍血侵蝕過的狗。你看看它們的脖子上是不是帶著高壓靜電的項圈?”

路明非打了個寒戰。這群龍血猛犬確實都戴著沉重的金屬項圈,雖然造型不同,可不能不讓人聯想起人蛇船上的怪物們。驅使怪物去獵殺怪物,這像是學院能干出來的事。

難道說格魯烏特種部隊成了學院的私人武裝?那么他們真正的目標并非貨品,而是他們幾個。http://www.jvrqqr.icu/自從龍血猛犬們加入戰斗之后就再也沒有格魯烏戰士出現,但指揮這群猛犬的人必然藏在附近。拖不起時間了,必須速戰速決,路明非抓起伏地開槍的安娜,用足力氣把她丟向背后,順手從她的腰間拽下另一枚煙霧彈。

“撤!撤!撤!”路明非大吼。

除了路明非和楚子航,其他人都攙扶著傷者后退。俄國人也是懂強者文化的,目睹了路明非和楚子航的戰斗,這幫家伙都知道該聽誰的。

楚子航再進一步,把雙刀揮舞成兩個閃亮的火圈,一時間這家伙如同手握兩個太陽要往猛犬們的屁股里塞,熾熱的氣流四向飛射。

路明非抓住機會,用大臂狠狠地扼住一頭猛犬的脖子,把煙霧彈塞進它的嘴里,再用刀柄一捅,直接捅進胃里,再一腳把它送回了猛犬群中。

“龜波氣功來一發!”路明非高呼。

楚子航退后一步雙刀回鞘,雙手憑空推出了一面火墻!整個走廊里回蕩著他吟唱言靈的聲音,狗群被沖擊波生生地推到了走廊盡頭。

這時那頭猛犬嘴里噴出驚人的煙霧,這家伙完全懵了,瘋狂地擺動著腦袋,但這只不過讓它看起來更像一頭準備噴火的怪物罷了。煙霧團把整個狗群都給罩住了,路明非和楚子航拔腿就跑。狗群狂吠著,卻沒有立刻追上來。

煙霧彈的成分是黃磷、四氯化錫或者四氯化硅,無論何種,都會跟空氣劇烈反應形成濃烈的酸霧,即使是龍血加強過的嗅覺,在酸霧中也會失效,更重要的是,出于本能那頭吃下煙霧彈的猛犬會跟犬群呆在一起,犬群也就一直無法擺脫著這團煙霧。

至于那藏在暗中的控制者,他的指揮也會因為視線受阻而暫停,雖然只有短短的十幾秒,卻已經足夠他們撤退了。

經過岔道的時候,楚子航抬手一道焰柱炸毀了通道的頂部,大塊的水泥預制板坍塌下來,應該能夠阻擋犬群一陣子,不過它們還是能夠繞道過來,只是要多費一點時間。

“帶我們去找那架直升機!”路明非抓住布寧的領子。

“見鬼!我跟你說了直升機坐不下所有的人!”布寧低吼,“我也跟你說了這些人沒有無辜的!我們的苦都是自找的!”

“為了兒子想要買藥的老太婆和為了老公想要買藥的歐巴桑,我說不出他們錯在哪里。”路明非看著布寧懷里的克里斯廷娜,“你這個為女兒買藥的老混蛋,我也沒法看不起你。”

布寧愣了一下,還沒來得及回答,不遠處又傳來了狗群的吠聲。

“我們被鎖定了,”楚子航說,“他們有某種特別的方法追蹤我們。”

這個推測并不難得出,這里的道路復雜如蛛網,但他們一路上不斷地遭遇格魯烏部隊,甚至還有架設好的重火力點,并非格魯烏部隊得到了地圖,他們的人數還不夠封鎖每個通道的交匯點,而是格魯烏部隊有某種辦法知道他們的準確位置。

如果不是路明非和楚子航這兩條殺胚忽然間跳出來,對方已經輕易地把這伙人團滅并帶著貨物上路了。

“去防空洞!”布寧說,“去黑龍那里!”

路明非立刻想到了那密集的自動武器陣列,除了那條黑龍,沒有任何生物能從那種金屬狂流中幸存。
坑邊閑話: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547665459“即可領取紅包,吃個早點,買杯飲料肯定夠了,小伙伴們都領到了10-20元的紅包,你足夠幸運的話最高可以領取99元紅包!動動小手一分鐘的事!  

北京pk10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