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寧霍然起身,眼中流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有人……有人啟動了磁場!”

這時那乍聽類似“風聲”的響動越發地清晰起來,更像是什么巨型的設備在運轉。

布寧沖到窗邊,掀起窗簾往外看去,他們所在的這座環形建筑正一盞一盞地亮起紅燈,此刻如果從天空里俯瞰下去,密集的紅燈呈同心圓的結構。

路明非這才記起布寧曾經說過的,023號城市被建立的目的是在強磁場下實現可控的核聚變,它的核心是一座跨時代的超強磁場,也就是他們此刻所在的這座建筑。

這時他面前杯中的銀質攪棒已經震動起來了,屋子里每件銀質餐具都在震蕩,到處都是叮叮當當的聲音。女士們脖子間的項鏈也懸浮起來,男士們的家徽戒指上傳來一陣陣的電麻感。

布寧看到的更為可怕,門外的鏟雪車雖然噴著黑煙高聲吼叫,卻被某種看不見的力量拖向他們的門口。

路明非完全傻眼了,努力回憶高中時候學的電磁理論,電荷的旋轉形成了電磁場,以光的形式往外傳播,也就是電磁波,它的變化由麥克斯韋方程組決定……媽的這些狗屁知識根本沒用,連麥克斯韋方程組他都想不起來了。那個早已被廢棄的超級磁場想必不是自己醒過來了,而是有人啟動了它,此刻看不見但是無比強大的電磁場正如洶涌的狂潮那樣橫掃每條街道穿透公寓樓和任何障礙物,除非躲在用高抗磁性材料制作的屏障里,否則他們都難免被部分磁化,連帶著血液電流和神經電流也都會紊亂。

這磁場強到匪夷所思,銀是抗磁性很高的材料,但銀質餐具中的微量雜質還是被磁化了。

幾乎就在同一刻,門外的掃雪車仿佛被看不見的手一把抓起,狠狠地砸在這座建筑的外墻上,嵌了進去,徹底毀掉了大門。隨從們腰間的武器也都因為含有大量的鐵磁性材料,剛拔出來就被吸走了,飛鏢一般扎在墻上。客人中也有不少人帶著防身武器,從折刀到手槍,無論被藏在那里,都蠢蠢欲動,有某位女士竟然隨身攜帶了一枚手榴彈,還是楚子航眼疾手快把那顆手榴彈抓住,三下五除二拆掉了引信。

跟著襲來的是巨大的眩暈感,人體內的生物電全亂套了,細胞膜之間的滲透壓也變了,有人立刻蹲下,劇烈地嘔吐。路明非和楚子航也是頭痛欲裂。

“必須離開這里!”布寧大吼,“沒穿屏蔽衣我們不能呆在磁場中心!”

“有人想啟動核反應堆?”路明非跟他對吼,“是不是你干的?”

其實他們并不處在非常嘈雜的環境里,但耳鳴和幻聽越來越明顯,還有幻視,眼前的一切模糊扭曲,所有物體都帶著扭曲的彩色光暈。

“用不著!光是強磁場就能殺了我們!”布寧苦笑,“要是我干的,我怎么會帶克里斯廷娜來這里?”

路明非的腦袋里像是一鍋沸騰的粥,混亂的神經電流給他帶來類似藥物中毒的反應,大腦的不同區域被混亂地激活,他這一刻特別地興奮,下一刻特別地沮喪http://www.jvrqqr.icu,世界在他眼里一時間是亮藍色,一時間又是血紅的,還有各種記憶碎片不斷地閃現,各種人的聲音在他耳邊回響,這一刻感覺是嬸嬸在用穿腦魔音喊他起床,下一刻感覺就是他剛從會議桌上醒來,學生會的家伙們還在大聲爭吵。

最困擾的是時不時有女孩跟他輕聲地說話,但他分不清那是諾諾還是繪梨衣,好像自己又回到了那片深水之中,但是日本海?還是三峽水庫?

他已經很久不為這些事煩心了,他把諾諾當作包袱放下了,一個人去遠方,心里澄澈。可過去就像是狗狗,原來一路都跟著他。

客人們有的狂笑有的悲哭,但也有幾個心智強悍的還能跟幻覺對抗。

零的狀態也非常之不好,她的臉色慘白,路明非從沒見過她的眼睛里流露出那么多的情緒,時而迷惘時而悲傷,淚水如同涌起的海潮。在這超強的電磁場里,混血種和普通人的差距被縮小,龍血能帶來超強的體魄和言靈,卻不能你的內心也強大起來。路明非也明白零的過去沒有那么簡單,但他沒想到這位皇女殿下流露出的狀態倒像是無家可歸的孤女。他沖上去把零抱住,感覺到她在劇烈地顫抖。

唯獨楚子航看起來沒什么大事,從因果邏輯來說,他還是個高中生,除了父親,沒太多值得困擾的過去。

他已經把童子切和蜘蛛切拔了出來,神情冷厲地四顧,磁場重啟很可能是進攻的前奏,敵人還沒真正現身。

路明非心中一動,把藏在袖子里的短弧刀也拔了出來,他的短弧刀和楚子航的雙刀都是煉金術打造的古刀,再生金屬是永遠不會被磁化的,眼下只有他們還有武器可用。

“跟我走!跟我走!”布寧把克里斯廷娜扶了起來。

拼內心頑強的話,情報員小姐不如她作惡多端的老爹,誓要鏟除一切罪惡的正義感也比不過“我就是要救我女兒”的狠勁兒。

敵人已經現身了,狂風吹起窗簾的時候,路明非看見黑色的人影張著風帆而來。居然是風箏滑雪,在這種惡劣的天氣里,單憑滑雪板很難穿越茫茫的雪原,但那些人在腰間捆上了類似降落傘的風箏,強勁的風力帶著他們在雪地上高速穿梭。

零虛弱得已經站不起來了,路明非只得把她橫抱起來。人們跌跌撞撞地跟著布寧,從側門離開,失去行動能力的就只有丟下。在這種時候,克格勃精英般的隨從們反而不如養尊處優的客人們扛得住,老家伙們才是真正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內心堅如鐵石。

他們并未跑出多遠,就聽見了會場中傳來的槍聲,那些風箏滑雪來的黑影已經沖進了會場。

這是一場準備充分的進攻,電磁場的重啟只是前奏。單聽槍聲路明非就知道那些人的身份了,格魯烏特種部隊享有盛名的AN94突擊步槍。

眼下他們可以依賴的只有布寧,這座巨大的環形建筑中道路復雜,但布寧知道所有隱秘的出入口,他故意走最曲折的道路,給追蹤的格魯烏部隊制造麻煩。

馬克西姆和列昂尼德這些人不再隱藏自己的身手,他們之前很可能都是軍隊的指揮官,體魄過人戰場經驗豐富,即使腦子亂成一鍋粥也還是有條不紊地推進,他們也都找到了這種環境下好用的武器,隨從們用來扣緊軍呢大衣的寬皮帶,皮帶本身不會被磁化,沉重的銅扣也是抗磁性很高的材質,揮舞起來是類似流星錘的武器。

格魯烏部隊穿著屏蔽衣,手持工程塑料特別制造的AN94突擊步槍,不受磁場的干擾。他們準備好了在強磁場中作戰,那么他們對023號城市也了如指掌,很可能已經從某種渠道獲得了這座廢棄城市的情報,所以克里斯廷娜對他們已經沒用了,他們發動進攻前并未告知這位忠心耿耿的情報員。

格魯烏部隊的人分成不同的小組守在各個岔道口,他們手中很可能還有這座建筑的地圖。

列昂尼德狠狠地揮舞皮帶,銅扣自下而上,切過格魯烏戰士的下頜,留下恐怖的傷口。他真正年輕的時候應該是個街頭斗毆的高手。

那邊安娜剛用高跟鞋的鞋跟打碎了另一名戰士的頭蓋骨,再回頭揮舞手中的鋁制手提箱砸在另一名戰士的胸口。

“干得漂亮安娜。”列昂尼德喘著粗氣。

“衛國戰爭的時候她可是殺了118個德國人的英雄狙擊手,我們的女瓦西里。”馬克西姆說,“她只是缺一支步槍。”

話沒說完安娜已經開始扒格魯烏戰士身上的裝備了,片刻之后她端起了工程塑料制造的AN94,熟練地四下瞄準。他們現在有四個穿著屏蔽衣的人了,無一不是衛國戰爭期間的英雄指戰員,他們的體魄未必勝過格魯烏戰士,但經驗和強大的內心素質絕對領先。

但情況并不樂觀,格魯烏部隊應該已經封鎖了這座建筑的所有出入口。他們應該是帶著格殺令來的,這場戰斗的雙方很難說誰手里掌握著正義,也許雙方都該死。

路明非不想卷進他們的事里,但他眼下不得不跟布寧他們一起行動,他對這座巨型建筑中的道路不熟。

他心中隱隱地有些不安,但不是擔心格魯部隊的進攻,他和楚子航組隊,對方即使全副武裝也不要緊。令他不安的是某個黑影,這一路上他始終覺得有什么人跟著他們。

坑邊閑話: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547665459“即可領取紅包,吃個早點,買杯飲料肯定夠了,小伙伴們都領到了10-20元的紅包,你足夠幸運的話最高可以領取99元紅包!動動小手一分鐘的事!  

北京pk10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