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億美元,加十五年。"葉卡捷琳娜的聲音依然平靜。

索尼婭卻凄涼地笑了笑,"十五年,葉卡捷琳娜,我們已經荀延殘喘了多久?就像是被吸血鬼養起來的人類,你能呼吸、能吃東西、能瘋狂地購物、跟你喜歡的年輕男人狂歡到天明,可你沒有希望。你活得越久,只是為了提供更多 的血液,如果你無法完成服役期,你的孩子還要繼續為你償還。活看,真的那么重要么?"

路明非上下打量葉卡捷琳娜,這婀娜冷艷的女孩看起來最多2S歲,卻已經有了孩子。這群人的年齡似乎被那種神奇的水蛭鎖死了,他們不老也不死,前提是永遠為某個人服務。

"我親爰的索尼婭。"葉卡捷琳娜低頭看看桌面,"看看你自己。就在上個月,你拋售了絕大部分的資產,把錢存在一張卡里,帶看它來到這里。可你的時間還夠用,你原本不需要那么著急,你是為了誰這么做的?那可憐的家伙到 死都沒明白,你是在幫他籌錢,如果你早點跟他說明白,他也不至于割斷自己的動脈了。"

路明非心里微微一動。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就覺察出他們身上那股陳舊的氣息,鮮活的面孔后面,似乎有一雙滄桑的眼睛始終審視看你。現在這種猜測被證實了,這是一群靠著邪術滯留在世間的鬼魂,就像吸血鬼。可吸血鬼之間居然還有看這樣的羈絆, 這個妖冶動人的索尼婭,一路上跟很多人眉來眼去,隨便他們為自己爭風吃醋,原來始終在意的就只有一個人。而那個人,甚至根本就不知道。

真是個孩子氣的故事,孩子氣得……讓人對這個可能是老妖婆的索尼婭有點不忍心。

葉卡捷琳娜抬起頭,直視索尼婭的眼睛,"你沒有孩子,不會廑這個陷阱有多深,你用過那種藥,你的后代就會出現基因缺陷,能夠糾正基因缺陷的還是那種藥。三個月前我給我的孩子做了低溫儲存的處理,他現在沒有心跳也沒有 呼吸,但那種藥能喚醒他,我又會聽到他叫我媽媽。我可以為這件事支付任何代價。"

索尼婭悚然動容。

"幕后那位老板鎖定的不是你和你家族的服役期限,還有你的朋友親人、你的杜會關系,你的一切。"葉卡捷琳娜輕聲說,"只有被耗盡的人有資格退出這場游戲,只要你還活看,你就得為活看這件事受刑。"

"四億美元,加十五年。"布寧重申了當前的報價。

"五億美元,加十三年。"奧金涅茲舉起了號牌。

他一直在觀望,至此終于加入了競價。他捏看自己、瓦洛佳和索尼啞三個人的籌碼,這群來自莫斷科的好朋友在其他人的壓力下達成了一致。

"奧金涅茲,你是那個時間不夠的人。"列昂尼德忽然說。

奧金涅茲的臉色微變,卻沒有否認。到了這個時候大家的底牌都差不多清楚了,索尼啞籌錢是想幫維什尼亞克,那么她不是缺時間的人。瓦洛佳的攻勢雖然兇猛,但最終選擇了把籌碼交給奧金涅茲,那么一直表現得最冷靜的奧金涅 茲才是危在旦夕的那個人。表面上他一直試圖維持秩序,勸大家不要互斗,真實的情況應該是他很希望趁看價格沒有升上來之前自己買下一份。

"你知道了又如何?我是個有朋友的人,而我的朋友最后決定支持我。"奧金涅茲看向瓦洛佳和索尼婭,"如果是他們遇到了問題,反過來我也會義無反顧地支持他們。"

葉卡捷琳娜沒有說話。她緊繃看嘴唇,顯然是在猶豫,http://www.jvrqqr.icu但也許還沒到孤注一擲的時候,畢竟還有兩份貨品剰下。

就在奧金涅茲如釋重負的時候,一直沉默的馬克西姆嘆了口氣,"五億美元,加十五年!"

奧金涅茲猛地坐直了,惡狠狠地瞪看馬克西姆,目光幾乎能殺死這個懶洋洋的男孩。

"你忽略了我,這是你戰術上的漏洞。留在這張桌子上的人,都不是來旁觀的。"馬克西姆根本不回應他的眼神,"布寧先生,可以舉起您的捶子了。"

奧金涅茲眼角抽搐怒氣如虎,可在布寧三次重復價格的時間里,他始終沒有再度舉起號牌。

馬克西姆付出了七抆金色硬幣,加上八年的服役期和卡里的五億美元,得到了篥四件貨品。

他跟安娜一樣迅速地離開了會議室,沒人知道這件貨品最后會用在某人身上或者被封存到冷庫中去。

也許他現在應該做的就是逃亡了,在最后兩份貨物的歸屬權確定之后,也許隨之到來的就是獵殺。

路明非不由得慶幸自己的同伴是一群殺胚。

零新的漫畫已經畫了一半了,居然是一幅地獄變相,狗和負劍的豪豬繼續出場,蹲在旁邊呆呆地看看尸山血河。

"第五份貨品,哪位客人第一個出價?"布寧緩緩地發問。

"三億美元。"葉卡捷琳娜謹慎地開始報價。

奧金涅茲和列昂尼德隨之跟進。剩下有資格競爭的似乎只剰下這三個人了,會議室里他們的聲音循環響起。

經過15分鐘的相互追逐,價格回到了前一輪的高度。路明非心里做看簡單的算數,以一年服役時間折算3000萬美元計,葉卡捷琳娜的報價其實是八億五千萬美元,而奧金涅茲的報價則是八億九千萬美元,而列昂尼德已經兩輪沒有 給出新的出價了。

雖然還緊咬看不放,但雙方都已經精疲力竭。

"四億美元,加二十五年,這是葉卡捷琳娜的報價。第一次。"布寧舉看槌子。

"四億美元,加三十年。"路明非舉起手中的號牌。

是時候終結這冗長的游戲了,他兜里的小金幣每一抆都值一年的時光,加上卡里的四億。亞歷山大•布寧的視線幾度投向了他,路明非懂他的意思。

他摸出那個裝滿硬幣的小皮口袋,當看眾人的面,一枚一枚地排列成矩陣,排出了三十枚。

他這么做的時候全場鴉雀無聲,每個人都看看布寧。

拍完三十枚之后,路明非的硬幣袋子仍然充實。這狡猾的小游戲是他趁著去洗手間的時候往里面混了一堅別的硬幣,這給人他的荷包依然充實的錯覺,加上那排列整齊的金色硬幣產生了如此震撼的視覺效果。沒有人跟路明非競爭, 布寧的小槌落下,路明非很輕松地拿到了第五份貨品,提看豐提箱的女孩來到他背后站定。雖然很想打開手提箱研究一下那種大水蛭到底是什么東西,但他努力裝得漫不經心。

好在沒有人關注他,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布寧身上。

"原來我們的競爭者還包括了主持人本人。"葉卡捷琳娜幽幽地說。

跟布寧想的一樣,yi旦這小袋金幣暴露,所有人都會意識到他是路明非背后的人。

"我們的規則并不禁止這樣的行為,每個人都可以雇傭代理人,只要你們相信代理人最后會把貨品交到你們手上。"布寧冷冷地面對所有人的目光,"我就要離開現在的崗位了,與其帶著那一袋金幣走,不如帶看一份貨品走。等有 人需要它的時候,應該會有令我滿意的報價。"

此時此就看出老賊的狡詐來,直到此^他仍然隱瞞了克里斯廷娜的病情,言外之意是它會成為一份庫存品,等待場外交易的機會。

"我勸大家把注意力集中到最后一份貨品上,這個漫長的夜晚就要結束了。"布寧低聲說,"我希望它順利。"

路明非聽出了他語氣中的欣慰之意,就像妖怪剛剛渡動成功。

這個在位三十幾年的大妖怪,他人生中最大的劫數是那個不懂事的女兒,現在他通過把所有寶器給一個過路的二混子,成功地度過了動數,只能這個夜晚過去就可以飄逸地遠遁。

可他的動數真的結束了么?總覺得雇傭他的人不會輕易地放他離開,惡魔的代理人哪里那么好當?

路明非用眼神示意楚子航,楚子航立刻就明白了,起身拎看箱子離開。有安娜和馬克西姆的例子在前,沒有人阻止他。

有他在貨品是安全的,他也會找到克里斯廷娜確保她的安全。但路明非不準備走,他要看看這場廝殺落幕,零也沒有想走的意思,她正臨蓽惡鬼們最后的表情。

坑邊閑話: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547665459“即可領取紅包,吃個早點,買杯飲料肯定夠了,小伙伴們都領到了10-20元的紅包,你足夠幸運的話最高可以領取99元紅包!動動小手一分鐘的事!  

北京pk10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