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只有此起彼伏的呼吸聲。

四億美元的價格對所有人都是巨大的威壓,走進這間會議室的人,不知道抵押了多少,又拆解了多少,合縱連橫,才湊夠了眼下的資本。

但在視錢如糞土的新玩家面前,他們的努力都告白費。就像你練劍三十年想要下山報仇,卻發現仇家已經増加了六十年的功力。世界上真正的道理永遠是實力,努力雖然感人,終究被感動的只是自己。

路明非沒來由地想要嘆氣,雖然甩出這個價碼的人是他自己,但在神情慘淡的索尼婭面前,他也并不覺得這有多么值得驕傲。

"四億_次,四億兩次......"布寧舉看小槌,威嚴地掃視。

只有路明非知道他是多盼看趕快把這一槌砸下去,但他還不能露出馬腳。

"五年。"葉卡捷琳娜舉起手中的牌子,"四億美元,加五年。"

布寧的臉色微變,但還是穩住了,微微點頭,"葉卡捷琳娜増加了出價,四億美元,加五年。"

路明非愣住了,這"五年"算怎么回事?他們來這里就是拍買時間,可難道時間也能作為籌碼?那他們買到的罐子里,又密封看多少的時間。

短暫的沉默之后,列昂尼德舉起牌子,"四億美元加六年。"

"七年。"尼基塔跟看舉牌。

四億美元的心理價位一旦被突破,沒有人再躊躇,每個人都平靜地以時間加價。但在計算時間的價格時他們遠比計算金錢更加謹慎,每次加價都是以一年為單位。

"三億五千萬美元,加十五年。"雅科夫艱難地說。

這暴露了他的底牌,他在加到三億五千萬之后就再也沒有出過價,那是因為他的賬戶中余額已經不足。直到時間取代了美元成為新的硬通貨,他才重新加入了戰局。

"請稍等,我需要打個電話,請示一下賣家,看他是否愿意接受以時間取代貨幣來繼續拍賣。"布寧再度暫停了拍賣進程。

他看向路明非,"除了美元,我們也接受服務年限作為計價單位。葉卡捷琳娜小姐的出價是四億美元加上她的家族為賣家全身心地服務五年,而雅科夫先生則愿意傾家族之力為賣家服務十五年,但由于現金不足,他把貨幣出價降低 到了三億五千萬。這一點我得跟賣家溝通一下,不需要多久,請各位稍作等候。"

他起身離開了會議室,留下沉默的賣家們。

路明非緩緩地打了個寒顫,他忽然意識到某個可怕的真相。這不是什么養蠱的罐子,這是一個牢籠。這些衣冠楚楚的年輕人一雖然無法確認他們的真實年齡一其實都是某個幕后黑手的囚徒,為了獲得更多的時間,他們必須承 諾一定時長的服務。在拍賣會上允許服務年限當作價格,這種事肯定不是第一次出現。

一個家族一年的服務值多少錢?這就像一個人的一生值多少錢,本該無法確定,但在023號城市,都可以計算。

如果連人生都可以計算,那還有什么不能計算?爰情、歡樂、貞操、尊嚴,為了能更多一些時間,都可以被押在桌上。

沒來由的恐懼,伴隨看沒來由的憤怒,他緩緩地握拳,指縫中似乎流淌看嘶嘶作響的真氣,就像小說里的武林高手那樣。想要把這張桌子一把掀翻,再掐住那個幕后人的脖子。

但一只手及時地按在他的手背上,輕輕地壓住了他的怒火。零轉過頭,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霜雪一樣的小臉上什么表情都沒有。

片刻之后,布寧回到了會議室,"賣家接受了您的出價,雅科夫先生,但他也要求我申明兩個原則。以時間出價,只能在您耗盡了所有賬面現金之后。其次,以時間加價不能是無限的,這個限度,對每個家族而言是不同的。" 列昂尼德敲了敲桌面,"我們能知道各家的額度么?"

布寧搖了搖頭,"很遺憾,只有在你們觸發了這個上限的時候,我才會叫停。"

索尼婭凄涼地笑笑,"也就是說我們需要花光我們現在賬上的錢,還要透支我們未來所有的生命,才能換到活下去的機會,是么?"

"我很抱歉,索尼婭,但我只是一個主持人。"布寧幽幽地說。

"我來這里的事情已經辦完了,如果布寧先生允許的話,我要提前離開了。"那位來自圣彼得堡的安娜小姐站起身來,現在那個皮箱扣在了她的手腕上。

"當然可以,恭喜你,我親爰的安娜。代我問你丈夫好,我知道快要耗盡時間的人是他。"布寧站起身來,把她送到門邊,把她的卡遞還,"漂亮的戰術,卡里還剩430萬美元。"

剰下的人神情各異,任誰看到安娜出價時那果決的態度,都會認為她的賬面資金非常充裕,但其實她出到一億九千萬的時候,已經是最后一搏。

她賭贏了,為了那個沒有露面的丈夫,http://www.jvrqqr.icu也許他正躺在某家醫院的ICU里,等看妻子帶回這份救命的神藥。

安娜簡單地擁抱了布寧,急急匆匆地走了,甚至沒有回頭看其他人一眼。她憑借機智和僥幸逃出了陷阱,從門在她背后關上的那一刻開始,野獸們就得為僅剰的三個機會搏殺。

布寧返回桌邊坐下,"之前為我們做過貢獻的人,有些人持有那種無法復制的金幣,這是賣家對各位誠擎的謝意。它的價值,等于一年的時間,在這張桌子上,它也是有效的流通貨幣。"

路明非意識到布寧是在提醒自己。

三十幾抆小金幣,路明非忽然想明白了,那是布寧歷年服役的報酬,他已經為這個組織工作了三十多年。

臨時籌措了三億多美元很可能是句假話,他已經把所有的財產都給了路明非。連帶主持人都是一只困獸。

想得越深越叫人不安,那個連露面都不敢的賣家,在場的人卻都畏懼他像是畏懼神鬼。貨物此^就在這間屋子里,搶了貨物,跟他路明非一樣亡命天涯也不失為一種選擇。可他們都恪守看賣家制訂的規則,不敢逾越雷池一步。

"恕我直言,今年集會的人中,只有少數人獲得了邀請。篩選原則只有兩個,一是準備了足夠的籌碼,強烈要求參加的,二是有需要的人,你們為了更多的時間,自然會竭盡全力。我理解你們中的不少人都希望在價格低谷的時候獲 得一份貨品,它可以被保存在冷庫里,令你們安心。但隨看謝苗買下的兩份貨品被毀,今年已經必然是價格的高峰了。在這個時候,有沒有人愿意跟安娜一樣退出,給那些更需要的人一個機會呢?"布寧環顧。

長久的沉默,沒有人說話,所有人都跟自己的盟友對視,卻不置一詞。

布寧輕輕地嘆了口氣。

"繼續吧布寧。"列昂尼德低聲說,"你知道為何今年的競爭格外激烈么?不是因為貨品不足,而是因為你。那么多年來,有你主持這項拍賣,我們一直有所期待,但你的服役期馬上就要結束了,明年的主持人是誰,到現在還沒有 公布。你雖然是個令人討厭的家伙,但誰也不能肯定你的繼任會比你好,也許明年就沒有023號城市了,我們坐看火車來到這里,看到的只是白雪覆蓋的廢墟。這時候誰不想要一份貨品存在自己的冷庫里呢?"

布寧沉默良久,點了點頭,"明白了。"

"我想問個問題,"零舉手,"羅曼諾夫家族也可以用時間加碼么?"

"關于這個問題,我特意請示了真正的賣家,他表示非常愿意邀請羅曼諾夫家族加入我們。"布寧搖頭,"但很遺憾,我們無法對你們的時間做估價,而且你們的財力足夠,也根本不必用時間來加價。3000萬美元折抵一年的服役 時間,殿下您可以繼續用美元。"

"是這樣么?"零淡淡地說,"看來我們還不算被信任的朋友。"

"誰敢期待沙皇家族的效忠呢?"布寧說,"三億五千萬美元,加十五年。雅科夫先生剛才的出價,按照3000萬美元一年折低,現在的價格等值于八億美元。 路明非開始把玩兜里的小口袋了,他還剰差不多十億美元的小金幣,按照眼下這個瘋狂的趨勢難說夠不夠,最好在第四件和第五件貨品中拿下一件。

坑邊閑話: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547665459“即可領取紅包,吃個早點,買杯飲料肯定夠了,小伙伴們都領到了10-20元的紅包,你足夠幸運的話最高可以領取99元紅包!動動小手一分鐘的事!  

北京pk10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