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聲線分析,這家伙已經興奮到頂了。”芬格爾在路明非耳朵里低語,“心跳頻率超過200,血壓和腎上腺素指標都超標,他隨時可能放棄,但突發腦溢血死掉我也不奇怪。”

“兩億九千萬美元!”謝苗還是緩緩地報出這個數字,吐出每個音節都像是吐出石頭。

路明非忍不住了,湊過去想問問零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沒說出話來,零忽然丟掉手中的鉛筆,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摁在桌上。

她冷冷地看著路明非,這一刻她的目光吞龍噬虎,整個會場都被她的氣場壓迫著。

“不要勸我!我們曾經失去過國家,再也不會允許自己失去任何東西!”零舉起手中的號牌,“三億美元!”

片刻的沉默,除了謝苗和米哈伊爾,每個人都微微頷首,似乎是理解了羅曼諾夫家族那霸道的作風。他們曾經是俄國最高的統治者,時至今日,沙皇的尊嚴依然流淌在他們的血脈里。

皇女殿下只是看起來冷漠淡然,心里卻是志在必得。秘書不懂主人的心理,貿然想要勸阻,被主人當場警告了。

只有路明非是懵的,因為他根本沒想勸阻,他就是想問問這到底是圖啥,可就連這句話也沒來得及問出口。

謝苗盯著自己手中的號牌,三億美元,這對他來說顯然是個心理上的檻。但在零的攻勢之下,這個隨時會打退堂鼓的年輕人反而不愿放棄了。

他看向對面的米哈伊爾,放棄了舉牌的權力,但米哈伊爾還留在這張桌上,仍是謝苗心理上的支持。

米哈伊爾緩緩地點頭,瞳孔亮得像是要燒起來。

“三億五千萬美元!”謝苗高舉手中的號牌,以嘶啞而驕傲的聲音報出了這個數字。

零沉默了,在紙上寫寫畫畫,每個人都聽著鉛筆刮擦紙張的聲音,等待。

她從拍賣開始就在那里寫寫畫畫,沒人知道她一直在記錄什么,也許是記錄著出價的先后次序,也許是計算自己能調動的現金。

只有路明非清楚,零正為那幅漫畫版的“最后的晚餐”畫陰影,空氣都灼熱得像是要燒起來了,她卻非要畫完那幅小漫畫才說話。

“羅曼諾娃殿下,”布寧清了清嗓子,“如果您不準備繼續出價,三號貨品就屬于謝苗先生了。”

零終于完工了,畫完陰影之后,她給謝苗和米哈伊爾的腦袋上加上了兩個小光環,并把這張畫展示給路明非看。

路明非還沒想明白,零嘆了口氣,“我放棄。”

巨大的轉折讓所有人都傻眼了,不是沙皇家族的尊嚴么?不是不允許自己失去任何東西么?放棄的速度之快,倒像個識時務的意大利人。

“三億五千萬美元一次,三億五千萬美元兩次,三億五千萬美元三次。勝出者是謝苗先生。”隨著布寧的錘子落下,提著三號箱子的女孩走到謝苗身后。

出乎路明非的意料,這個艱難勝出的贏家始終沉默著,他的盟友米哈伊爾也沉默著,

布寧輕輕擊掌,他背后的門打開,又是一條猩紅色墻壁的通道。

“休息一個小時,需要交換籌碼的貴賓可以趁這個時間討論,當然,需要飲酒和放松的人,這里的服務只會比上面更好。”

在服務生的指引之下,客人們經過通道來到新的空間,023號城市的防空洞就像蛛網那樣四通八達。防空洞固然不如地面以上的會場開闊,但烈酒、沙發和休息室也一應俱全。

客人們多數神色凝重,三號貨品的交易價格是個罕見的高點,這意味著接下來的競爭會更加激烈,而沒有這種貨品,他們中有多少人會在下一個冬天前掛掉,這還不清楚。

***

“他們的目標是場外交易。”走在通道里的時候,零低聲說。

路明非愣了一下,搖頭表示自己沒聽懂。

“低價拍下貨品,等買不到的人加價跟他們在場外買。”零說,“對有些人來說那箱子里面的東西是救命的,對他們來說是用來賺錢的。他們知道今年的貨品不夠用。”

“你怎么看出來的?”

“這兩人都需要貨品的可能性很小,但是拍下第一份貨品之后他們還繼續出價,一個合理的解釋是他們試圖推高后面成交的價格。他們買下那份貨品的價格是一億四千五百五十萬美元,如果后面的成交價遠高于那個數字,就是他們場外成交的底價。”

“所以他們不是真的想買第二份貨,只是想當托兒。”路明非明白過來的。

“他們可能根本沒錢買第二份貨,但那兩個是好演員,他們一直在偽裝。我調查過他們的背景,他們倆的生意都遇到了些問題,應該湊不出那么多錢。”

“布寧能看到余額,不夠錢他怎么會讓那倆接著出價?”

“卡上的錢未必真是他們的錢,也可能是借來的高利貸。”零淡淡地說,“按照金融黑市的慣例,沒有足夠的抵押品,借貸美金給他們,存入蘇黎世銀行的不記名賬戶,這個利息每天可能高達30%。”

路明非明白了,“但你讓他們假戲真做了。”

“羅曼諾夫家族下場,讓他們覺得能把價格推到新的高點。謝苗報出三億五千美元的時候,心里是確信我會繼續接盤,甚至報出比如四億的高價。”零說,“兩個貪心的家伙做了個漂亮的局,但自己陷在自己布的局里了。”

“如果你報三億他們不接怎么辦?”

“那就買下來,三億對我不算什么。”零聳聳肩。

路明非想了想,這確實是個碾壓式的進攻,謝苗說得沒錯。從游戲開始的那一刻,謝苗就已經是牢籠中的野獸了,而零站在籠子外,看著他撲騰。

忽然想起小魔鬼曾經說過,在真正的權與力面前,詭計不過是小丑的表演。

“所以你不必擔心了,想救克里斯廷娜小姐的話,未必一定要在場內買那玩意兒,至少有兩份會進入場外交易的市場。”零淡淡地說,“那兩個家伙現在就急著把貨品賣掉,金融黑市的無抵押貸款以小時計利,每拖一個小時他們都會收到天價賬單。”

路明非愣住了,零反過來算計謝苗和米哈伊爾還不是為了取樂,而是已經知道了路明非的計劃,為他把路鋪完了。

“我去洗手間了,你知道該怎么做。”零拍拍路明非的肩膀,轉身離去。

***

跟零的推測一樣,剛剛離開會場,謝苗和米哈伊爾就拖著修士般的格里高利一頭鉆進了一間休息室,鎖上了門。

路明非之前還在盤算,此刻完全地放松下來,走到吧臺旁要了一杯葡萄酒,慢慢地喝著,等著謝苗他們跟格里高利談完。

就算格里高利會買走其中的一份,也會留一份給路明非。三億五千萬的價格路明非還出得起,甚至加到四億也沒問題。他是這個拍賣場上少見的闊佬,謝苗和米哈伊爾沒有理由不賣給他。

反正錢也是布寧父女出,跟他沒有一毛錢的關系。

喝了一杯又一杯,喝到第三杯的時候,路明非警覺起來,等得似乎太久了。

坑邊閑話: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547665459“即可領取紅包,吃個早點,買杯飲料肯定夠了,小伙伴們都領到了10-20元的紅包,你足夠幸運的話最高可以領取99元紅包!動動小手一分鐘的事!  

北京pk10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