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廷娜立刻松開路明非,彎腰就把零橫抱起來。

  她身材高挑而零嬌小,公主抱這件事對她來說毫不費力,倒是零吃了一驚,下意識地想要掙扎,可克里斯廷娜已經抱著她飛跑起來,把路明非一個人留在原地。

  路明非愣了一下,輕聲笑了出來,克里斯廷娜還真是個直線條的女孩,著急想跑,又擔心零身體弱跑不快,但事實上即使穿著高跟長靴皇女殿下也能跑贏羚羊。

  望著韃靼公主那且跑且跳的背影,路明非莫名其妙地想到林間穿梭的、矯健的獨角獸。心情忽然明亮起來,像是陰霾裂開了一道縫,陽光透入。

  他們沿著原路返回,沖進那間辦公室。原本以為布寧開啟了安保系統,荷槍實彈的警衛們已經把門口封鎖了,可辦公室中空無一人,桌上還擺著三人喝過一口的伏特加。

  克里斯廷娜放下零,細白的手指幾乎是點在路明非的鼻子上,“你所做的這些聯邦安全局都會記錄在案!在法庭上會為你減刑!”

  那一臉的威武神氣,看得路明非想笑。可他奇怪地想起源稚生來,于是又不想笑了。只有那些心里還是孩子的人才會一直堅守著自己的正義吧?克里斯廷娜是這樣,源稚生其實也是。

  所以他只是淡淡地說,“謝謝,克里斯廷娜情報員。”

  克里斯廷娜轉身去開辦公室的門,忽然愣住。她使勁地擰動把手,但門紋絲不動。她使勁地捶了幾下門,發出的聲音像是在敲擊一塊厚實的鋼板。

  路明非心里一驚,立刻明白為何沒有警衛出現在辦公室里,因為不需要。安保系統開啟的時候,一個重武裝的連可能都打不開這個防空洞。

  身后的通道里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隱約還能聽到布寧氣喘吁吁的聲音。他已經是老人了,體力沒法跟路明非還有克里斯廷娜相比,晚一步才回到辦公室。

  克里斯廷娜抽出藏在皮靴里的戰術匕首,一臉兇相像是要跟布寧玩命,可看向路明非的焦急眼神卻暴露出這姑娘心里很虛。路明非在心里嘆了口氣,推著克里斯廷娜的肩膀把她送進了辦公桌旁那個老式的櫸木衣柜里,這是辦公室里唯一能藏下一個大活人的地方。零和路明非的判斷完全一致,路明非伸手搭在克里斯廷娜肩上的時候,她已經拉開了柜門。

  兩人在桌邊落座,各自舉起之前所用的酒杯,交換一下眼神,不約而同地喘起氣來,默契得就像演了多年對手戲的男女主角,感覺剛剛爬樓梯的長跑對他們都是不輕的負擔。

  布寧滿頭滿臉的泥塵,跌跌撞撞地沖進辦公室,轉身用遙控器關閉入口,之后扶著雙膝大口喘氣。

  “皇女殿下,路先生,你們沒事真的太好了。”布寧喘息完畢,來到沙發上坐下,抓起酒杯一飲而盡,又給自己續上了一杯,“看來有聯邦安全局的情報員上了我們的列車!”

  不愧是老江湖,只憑那柄“烏鴉”半自動手槍,布寧就猜出了克里斯廷娜的身份。

  “您的秘密恐怕保不住了。”零還是冷淡的語氣。

  布寧詭秘地一笑,“那又怎么樣?如果是在莫斯科,那位勇敢的情報員應該已經用手機拍下一切傳出去了,可這是023號城市,這里連衛星電話都打不通。他還在防空洞里,我剛才就已經鎖死了所有出口。如果我們的朋友是個聰明人,很快就會敲那扇門投降了。”他頓了頓,搖晃著杯中的酒,盯著零的眼睛,“皇女殿下,我已經把我的底牌亮給兩位了,不知道有沒有榮幸看看您的底牌呢?”

  “您是說真正的坐標?”

  “當然!”布寧聳肩,“生意是有來有往的事,西伯利亞是我的地盤,沒有我的幫助你們絕不可能找到那處神座,而我也非常希望有榮幸成為兩位的合作伙伴!”

  “只憑一具爬行動物的殘骸,就想交換神座的坐標么?”零搖頭,“布寧先生,您的出價還不夠。”

  “那不是什么爬行動物!那是龍!是活生生的龍!”布寧臉上那不忿的表情一看就是裝出來的,就像是小商品市場上被客戶狠狠砍了價的小販,“那我做什么可以換到兩位的信任呢?”

  “我要知道是誰下令處決了瓦圖京大將。他被處死只能是一個原因,滅口。”零緩緩地說,“那個神座的秘密,這個世界上絕不只有你和我知道,不找出那個下處決令的人,你我談何分享神座?以布寧先生您在莫斯科的影響力,應該查得出來,我有耐心,可以等。現在,還請您打開這間辦公室的門。聯邦安全局的情報員已經被您關在防空洞里了,構不成威脅,就麻煩您帶我們在您的家鄉四處走走。”

  零站起身來,向著布寧伸出手去。她比出這個動作的時候,總是帶著令人難以抗拒的威儀,似乎允許你觸碰她是一種禮遇。

  路明非心里暗暗叫好。他們一旦離開這間辦公室,克里斯廷娜就有機會溜走。他沒跟零說過克里斯廷娜的事,零也不問他為何要援助這位看起來不太靠得住的情報員小姐姐,但她知道路明非不希望克里斯廷娜出事,于是不動聲色地做好了。

  “樂意為您效勞,皇女殿下。”布寧嘆了口氣,接過零的手,象征性地用留著小胡子的嘴蹭了一下,權當吻手禮。

  布寧按下遙控器上的按鈕,那扇夾著防彈鋼板的辦公室門自動打開。

  就在路明非心中長出一口氣的時候,布寧忽然重重地打了個噴嚏,路明非也覺得鼻子癢,跟著打了個噴嚏。

  防空洞里那陣密集的齊射打得水泥結構灰塵四射,他們幾個都是一鼻子灰。

  路明非忽然聞到了高而寒的香水味,像是玫瑰凍在冰塊里的氣息。克里斯廷娜的香水味,這個女孩總是不介意自己成為人群中的焦點,包括她獨特的氣味。她急于潛入防空洞因此沒有時間洗掉這層氣味,犯了諜報人員的大忌,幸運的是防空洞里空間太大,又充斥著黑蛇身上那股介乎潮濕和腐爛之間的氣味,不太明顯。但在這間辦公室里,尤其是在打完噴嚏嗅覺重新變得敏銳時,就再也不可能被忽略。

  布寧抽出腰間的馬卡洛夫手槍,那雙笑瞇瞇小商人一樣的眼睛驟然變得冷厲,掃視辦公室一圈,大步走到唯一能藏下一個活人的衣柜前,槍口指著柜門。

  路明非還沒來得及想出幫克里斯廷娜解圍的辦法,克里斯廷娜已經一把推開了柜門,她比布寧還高了一頭,冷冷地俯視著這個兇狠的小老頭。

  她甚至連靴筒中的匕首都沒拔出來,而布寧手中是一支上膛的手槍,可反倒是布寧后退了半步,像是被克里斯廷娜的眼神壓迫到了。

  “克里斯廷娜?”布寧的語調透著震驚。

  “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克里斯廷娜少尉!”克里斯廷娜驕傲地仰起頭,那架勢簡直就是共產黨人在被反動派逮捕的前一刻,冷冷說出自己的代號。

  兩個人對峙了幾秒鐘,布寧忽然收起手槍,轉身離開了辦公室,丟下一頭霧水的路明非和零。

  克里斯廷娜冷著臉走出衣柜,在原本布寧的位置上坐下,把布寧倒給自己的那杯伏特加一飲而盡。

  ***

  貴賓們的住處被安排在023號城市中一處廢棄的高檔公寓。023號城市有著普通小城鎮該有的一切設施,除了酒店,因為并不會有常來常往的旅客。

  說是高檔公寓,但也只是一棟水泥外立面的四層小樓,看起來倒像是上個世紀中期遍布中國的那種老樓,擋風的回字形結構,中間是露天的操場,還矗立著已經半朽的籃球架。

  小樓內部很明顯經過細心的修整,厚實的羊毛地毯,古銅色的壁燈,天鵝絨窗簾,屋內陳設都是精美的雕刻家具,大床上鋪著華美的絲綢床單,更像是老牌的歐洲酒店。墻內墻外,根本就是兩個世界。這也足以證明類似的拍賣會是定期舉辦的,023號城市便是這群軍火商的據點。

  房間綽綽有余,路明非和楚子航都分到了單獨的房間,零則理所當然地入住了頂層的套房。唯一的不便是老房子的隔音效果差強人意,總能聽見走廊上的腳步聲和歌聲。這群蘇聯老家族的后代在火車上就沒完沒了地喝酒,到了023號城市更是放浪形骸,喝醉了就挽著膀子大聲唱老歌。

  路明非坐在窗前的沙發上,打著酒嗝,望著操場孤燈下的籃球架,這景象令他莫名地安心,像是回到了童年時的家中。

  那個家屬大院里也都是這樣的老樓,樓下也有銹跡斑斑的籃球架,只是沒有這么精美的內部陳設。鄰里之聲相聞,大家還要帶上各自的臉盆和毛巾去公用浴室洗澡。他一點都不煩那群醉鬼弄出的聲音,因為小時候也是這樣,他在家里的窗下寫著作業,聽到熟悉的腳步聲就知道是父母回來了。那時候他對父母的陪伴還沒有什么明顯的感覺,因為反正每天醒來都會見到,下了班他們就回來,但路麟城回來的時候經常會給他帶點吃的。如今坐在這扇陌生的窗下,聽著外面的聲響,好像那個熟悉的腳步聲還會忽然出現,路麟城推門進來,拎著一袋糖或者橘子。

坑邊閑話: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547665459“即可領取紅包,吃個早點,買杯飲料肯定夠了,小伙伴們都領到了10-20元的紅包,你足夠幸運的話最高可以領取99元紅包!動動小手一分鐘的事! 

北京pk10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