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來并沒真的甩掉格魯烏的笨蛋們啊。”布寧冷冷地說著,高舉礦燈照向上方。

可防空洞的穹頂太高,礦燈的光柱還沒有接觸到穹頂就彌散在黑暗中了。

布寧從口袋里掏出形如遙控器的設備,按下按鈕之后,密集的暗紅色光束縱橫交錯,封鎖了防空洞中的每一寸空間。

布寧當然不會大意到把一條龍養在廢棄的防空洞里,這個看似破敗的混凝土結構必然是個精心設計的堡壘,未經授權的闖入者會被擊斃這一點絕非空洞的恐嚇。

穹頂上到處都是密集的“咔嚓”聲,感覺有一千支槍在同時上膛。倒不是誤解布寧在穹頂上布置了一千名槍手,而是穹頂上安裝了數不清的自動武器,由安保系統自動控制,它們原本都處在休眠狀態,現在被激活了。

那些暗紅色的光線就是它們的瞄準光束,本身并不致命,但當它們掃描到入侵者,就會立刻把彈雨傾瀉過去。非常老派的安保措施,但粗暴有效。

零靜靜地站著,像是一尊低頭凝望的雕像,路明非也是手指都不敢動一下,暗紅色的光束網也把他們籠罩在內,委實不知道它們的激發條件是什么。

“它們會自動掃描高溫和運動中的目標,但我們三人例外,我們身上都有用于身份識別的芯片。”布寧冷冷地說著,從大衣下抽出老式的馬卡洛夫手槍,熄滅了礦燈。

燈光熄滅之前,老家伙的神色透著殘酷,令人不寒而栗。

路明非幾乎可以確定那支烏鴉手槍是克里斯廷娜的,他甚至可以想像那姑娘此刻正倒掛在穹頂上,像只蹲在陷阱里的兔子。

勇氣可嘉,但智商感人。

在軍火黑市上縱橫那么多年,亞歷山大·布寧當然不是沒牙的兔子,他已經動了殺心。他熄滅礦燈,免得自己成為入侵者的目標,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滴水不漏的安保系統了。

也許這些瞄準光束的移動有什么規律?克里斯廷娜可以像電影里的妙賊們那樣輕盈地避開?她畢竟也算個苗條的姑娘,在聯邦安全局的學校里也該學過些東西……路明非為克里斯廷娜情報員想著脫身之策,他沒跟克里斯廷娜情報員達成什么合作,但也不想看著那個笨蛋在這里被射殺。

槍火忽然劃破黑暗,路明非本能地按著零的肩膀趴下。那些子彈是從他們頭頂上方掠過,路明非能聽到子彈發出的尖嘯聲。

槍聲就是那么短促的幾下,片刻之后是什么東西墜入下方的深槽中,彈跳著,發出清脆的“叮叮”聲。

“皇女殿下是丟了什么東西出去吧?”布寧倒是淡定。

“一枚硬幣,想測試一下您的安保系統,看起來無懈可擊。”零淡淡地說。

“克里姆林宮的防空洞,安保系統也不過如此。”布寧的話里透著驕傲。

路明非心中一寒,連一枚硬幣都未能躲過,克里斯廷娜就算學過凌波微步也沒用。

兩個人緩緩地站起身來,零拍了拍大衣衣擺上的灰塵,發出單調的啪啪聲。路明非心里微微一動,零的舉動似乎是在提醒克里斯廷娜不要冒險挑戰安保系統,可路明非并未跟零說過克里斯廷娜的事。倒不是故意對零保密,而是在路明非看來那根本就是一段無關緊要的小插曲,而且那個菜鳥情報員也并未允許路明非把她的秘密告訴別人。

那些自動武器是安裝在穹頂上的,所以穹頂上的克里斯廷娜身在射擊的死角,但她沒有任何機會踩上地面。

三個人靜靜地站在黑暗里,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一個人單純以臂力,哪怕輔助某種工具,能在穹頂上吊多久?

黑蛇對于這一切根本沒有反應,仍舊拖著渾身的鐵鏈,在下方的深槽中游來游去。布寧的結論是對的,這家伙已經死了,不過是憑著本能行動,是類似僵尸的東西……路明非忽然想到了什么,在這個巨大的空間里,只有黑蛇在移動,卻沒有觸發那些瞄準光束,那些嘩嘩作響的鐵鏈也沒有。即使布寧在黑蛇的身上也裝了識別芯片,總不能連鐵鏈也裝上。

他低頭看向下方,唯一的解釋是那個黑暗的深槽并不在安保系統的管理范圍內,無論瞄準光束在深槽里掃描到什么,都會被忽略。

這種設計當然非常合理,就像你不會為了躲避水槍而跳進動物園的獅虎山。即使是僵尸般的東西仍舊非常恐怖,它能吃光亞納河里的魚群,可以想見那強大的捕食能力。

路明非還在琢磨,深槽中忽然傳來叮咣叮咣的聲音,像是什么鐵質的小東西在滾動。片刻之后,自下而上的強烈閃光照亮了整個防空洞。

閃光彈,克里斯廷娜竟然往深槽里丟了閃光彈!

深槽中的黑蛇咆哮起來,這家伙被閃光激怒了。盡管已經失去了雙翼和四肢,它仍舊以巨龍般的姿態仰起頭來,對空吐出暗藍色的吐息。那道吐息寒冷之極,防空洞里的溫度直線下降,空氣中的水分凝結為冰晶炸開,地下空間里仿佛飄起了一場暴雪。古龍的威嚴像是某種高壓氣場那樣膨脹開來,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的心跳被壓迫住了。接下來整個防空洞都搖晃起來,尤其是他們所站的這道水泥棧橋,像是地震襲來。

布寧不得不重新打開礦燈,以便知道周圍的情況。

礦燈照亮的是那個巨大的龍首,龍首搭在棧橋上,但巨大的身軀還在深槽里,被激怒的黑蛇想要游出深槽。不知道經歷了什么樣的磨難,龍首上屬于“龍”的印記很多都被磨掉了,那光禿禿的腦袋顯得有點可笑,但那雙慘白色看似已經失明的眼睛里,依然透出隱約的暗金色光芒,像是殘燭的微光,但頑固地不肯熄滅。

“天吶!”布寧掉頭就跑。

路明非一把抓住零的手,想要拉她離開。如果黑蛇再度發動那寒冷的吐息,他們會被直接命中,根本沒有任何機會幸存,除非路明非能控制自己瞬間龍化。

但零推開了他,站在滿是裂痕的棧橋上,和龍對視。巨大而殘缺的龍奮力地往上爬,像個無助的孩子,嬌小的女孩在它噴出的寒風中屹立不動,對它低聲哼著某種類似兒歌的調子。

路明非有種奇怪的感覺,這并非一場意外,而是多年后的重逢。

他沒來得及細想,整個防空洞的槍都響了起來,數不清的子彈傾瀉在龍首上,濺出密集的火花。路明非猜的是對的,黑蛇游來游去卻不會觸發安保系統,是因為那個深槽不在安保系統的范圍里,可一旦離開深槽,黑蛇也同樣會被識別為入侵者。這個設計也有助于避免黑蛇的逃逸。

人類的子彈尚且不能洞穿古龍的頭蓋骨,但仍舊有紫黑色的血飆射出來,濺在零的裙子和大衣上,黑蛇憤怒地吼叫著,大幅度地擺動腦袋,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但它其實根本沒機會離開那個深槽,布寧沒有拆除它身上的鐵鏈,而是把鐵鏈的另一端都固定在了地面上,此刻這些鐵鏈已經繃緊如鋼琴的弦。

看著這曾經尊貴高傲的生物被這些凡俗的武器圍攻,路明非心里沒來由地有些悲哀,但他沒時間悲哀太久,用力抓住零的手不讓她掙脫,拉著她就跑。

黑蛇在他們的身后咆哮,每一道呼吸都那么寒冷,卻不是那種致命的吐息。

到處都是硝煙和水泥粉末的氣息,路明非也顧不上找布寧了,拉著零就往通道那邊跑,剛剛跑出棧橋就覺得被人從背后抱住了,一聞那股寒冷的香氣就知道是克里斯廷娜,這姑娘大概是臨時決定要跟著他們潛入,來不及洗掉身上的香水,給了路明非一點軟玉溫香抱滿懷的感覺。

路明非心說這姑娘莫不是給嚇傻了,他們頭頂上有一千條槍,背后有一頭龍,不甩開腿跑,抱他有什么用?

這時候黑蛇終于被密集的彈雨擊退了,拖著一道黑血墜回了深槽,重重地砸在深槽底部。那蜂群般的暗紅色光點再度分散,密集的瞄準光束把空間切割成一塊一塊。

“快跑啊!你身上有識別芯片!”克里斯廷娜一身白色迷彩作戰服,瞪著眼睛沖路明非吼,猛捶他的肩膀,完全不是“小哥哥你可終于來救我了大恩無以為報我從今往后就是你的人”的傳統橋段。

路明非這才想明白為何克里斯廷娜情報員要緊緊地抱著他。

黑蛇想要游出深槽的時候,整個安保系統都被驚動,所有的槍都對準它飽和射擊,克里斯廷娜是趁著那個機會降到地面上的。但黑蛇已經退回深槽,安保系統重置,克里斯廷娜只要站在地面上就會被射擊。除非她跟一個帶有識別芯片的人緊緊地貼著,讓安保系統把他們誤認為是一個人。這種招數并不新鮮,地鐵里逃票的情侶也懂,兩個人只刷一張地鐵票。抱著通過檢票口。

零冷冷地看著克里斯廷娜,片刻之后小女王高傲地伸出右手,仿佛賜予臣下吻手禮的機會,“你抱著我也可以,我身上也有識別芯片!”

坑邊閑話: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547665459“即可領取紅包,吃個早點,買杯飲料肯定夠了,小伙伴們都領到了10-20元的紅包,你足夠幸運的話最高可以領取99元紅包!動動小手一分鐘的事!  

北京pk10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