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沒問過,”零說,“你不問我怎么告訴你?”

  路明非一怔,這才意識到他跟零同學那么多年,對這妞的身份背景都沒有好奇過。這個帶著女王般威儀的小姑娘,出現在任何地方都是眾人目光的焦點,偏偏路明非不太感冒。

  他和零某種意義上是“生意伙伴”,零允許他抄自己的作業,他請零吃宵夜。對于那些心儀零的男生來說路明非真是太煩人了,他總是能邀請到零吃宵夜,而餐桌上他總在抱怨零吃得太多,他都要窮死了。

  路明非也覺得零是窈窕淑女,沒準顏值還在諾諾之上,不過他并不好逑。他跟零的那種熟悉好像是天生的,手心手背親如一家,就是拍不響。

  “我的姓氏是羅曼諾夫,羅曼諾夫王朝的羅曼諾夫。我的血統向上追溯能追溯到伊麗莎白·彼得羅芙娜,也就是伊麗莎白一世,她是彼得大帝和葉卡捷琳娜一世的女兒。”零的語氣就像報戶口似的,但她說出的每個名字都曾掌握這個古國的權杖,震動歐洲大陸,“當然我原來的姓氏并不是這個,你應該知道十月革命后沙皇尼古拉斯二世一家全都被處死了,那以后即便是羅曼諾夫家族的旁系后人也不敢宣稱自己擁有沙皇血脈。但蘇聯解體之后,我們這些人被允許恢復羅曼諾夫這個姓氏,國家還會把部分宮殿歸還給羅曼諾夫家族的后人,只要你妥善地保養。我得到了這間伊麗莎白宮,因為我有足夠的財力證明,證明我可以修繕這座舊宮并且在我不在的時候把它展示給參觀者,不過你不必擔心,當我住進來的時候,伊麗莎白宮就會進入謝絕參觀的狀態。”

  路明非目光呆滯嘴巴大張,有種下巴頜隨時會掉下去砸腳面的感覺。

  中國南方二三線城市長大的慫孩子也聽過彼得大帝等人的名號,但那些人對他而言根本就是油畫上的半身像,遠在天邊,跟他這種升斗小民是扯不上關系的。可他昨晚就睡在某位大帝或者公主睡過的床上,隔著上百年同床共枕,想想還有那么點香艷!

  但他仍然未能明白零跟羅曼諾夫家族之間的血緣關系。其實零已經明明白白告訴他了,但聽懂還是需要一些歷史知識的。

  歷史上伊麗莎白一世是沒有結過婚的,因此也不該有后代,但是一直有傳聞說她曾和自己的寵臣拉祖莫夫斯基秘密結婚。葉卡捷琳娜二世女皇登基之后,對于這段秘辛非常不安,因為如果伊麗莎白一世和拉祖莫夫斯基有孩子的話,那么這孩子才是羅曼諾夫王朝的合法繼承人。因此她派了自己的總理大臣去見拉祖莫夫斯基,并帶去了一份語氣謙卑的手諭,在手諭中她敬稱拉祖莫夫斯基為“陛下”。在權力場上曾經登峰造極的拉祖莫夫斯基很清楚女沙皇的用意,從保險箱中取出自己和伊麗莎白一世的婚書,當著總理大臣的面燒掉。

  這位曾在鄉村教堂當歌手的烏克蘭美男子以歷經千帆的語氣說,“我曾是陛下的歌手,蒙她的恩寵而已。現在,我已沒有任何文件能證明我和陛下之間的關系了。”

  葉卡捷琳娜二世對此表示欣慰,也就放過了這位“前沙皇的秘密丈夫”和他的孩子們,也就是零的先祖。

  “伯父伯母不在家啊?”震驚結束,路明非立刻流露出“初次登門我也是懂事孩子”的嘴臉。

  “我很小的時候他們就過世了,這里就我一個人住。還有些管家廚師什么的,還有兩只貓。”零說,“你要去的那個地方是軍事禁區,沒有特別許可證的話,沒人能進入那個區域。我還不知道那里到底為何成為禁區的,只有動用一些高層關系先去問問。”

  路明非已經把那個坐標給了零——不知為何他覺得對零也沒啥可隱瞞的——但零還是堅持他們先來莫斯科,原來是因為那地方已經被劃為禁區了。難道說那里埋藏的秘密已經被俄羅斯政府發現了?那得動用什么級別的高層關系才能問到?

  零把信寫完了,用天藍色的信封封好,淋上早已熱好的火漆,從旁邊拿起帶自己名字的銅章一蓋,然后搖了搖手邊的小鈴。

  門開了,衣冠楚楚的管家疾步來到零身邊,昨晚就是他開車去接的路明非一行人。他沖路明非微微點頭,然后接過零手中的信。

  “這封信你親手交給國防部長先生,就說零·拉祖莫夫斯基·羅曼諾夫想請他共進晚餐。”零淡淡地說。

  “是,皇女殿下!”管家鞠躬之后,昂首挺胸地退出書房。

  ***

  落葉翻飛,勞斯萊斯銀影沿著伏爾加河畔的公路行駛,街邊的行人多數行色匆匆,但也有穿著大衣的老人站在河邊,遠遠地凝望河上的黑天鵝群。

  那個名叫蘇聯的巨無霸國家已經結束了二十幾年,然而這座城市還是隨處可見它的印記,比如那些城堡般的大型建筑、高聳的紀念碑、開闊的廣場,還有炮兵陣列一般的噴泉。但偶爾也會出現羅曼諾夫王朝的身影,比如五彩斑斕的教堂和圣喬治屠龍的大理石雕塑。

  這是一座懷舊的城市。

  零親自駕車,還是直筒的水貂皮帽子和青灰色的毛呢風衣,要不是她坐直了也沒比方向盤上緣高多少,還真有點像個小貴婦。路明非換了一身粗毛呢的獵裝,戴著一頂鴨舌帽,坐在副駕駛座上。楚子航被留在家里了,被兩位管家和十二位女仆伺候著,吃他共有十三道菜的晚餐。

  “不會太招搖么?”路明非縮頭縮腦的,還試著壓低帽檐好把臉擋住。

  他太懂EVA全球聯網搜索的套路了,你只要在某個攝像頭面前閃過,哪怕是一臺連著WIFI的相機而且它并不在拍攝,你都有可能被拍下來然后進入龐大的人臉識別庫。EVA會根據瞳距、骨相這些整容都很難修改的特征來識別你。

  人類迄今為止生產過幾千億個攝像頭,尤其在大城市里,這些攝像頭就像無數的眼睛,構成了一張無處不在的網絡。莫斯科可不比莽莽蒼蒼的蒙古大草原,在這里開著一輛勞斯萊斯古董車,路人都多對您摁幾下快門。

  “這里可是俄羅斯,曾經被克格勃管理的國家。雖說沒有輝夜姬保護你,但EVA的觸手在這里也不太好用。”零淡淡地說,“但是學院在這里有分部,謹慎一點沒錯。俄羅斯分部非常精銳,他們的風格很傳統,不太依靠網絡。”

  路明非心里咯噔一下,零所謂的“風格很傳統”不知道是不是他理解的那樣,穿著灰黑色風衣帶著鴨舌帽的男人忽然把你拖進某間廢棄的工廠,威脅要把燒紅的烙鐵塞進你的嘴里,如果你不說出密碼的話……總覺得這種事發生在這樣的城市里就超正常的。

  汽車遠離了莫斯科市中心,沿途的樹木越來越密集,時間還是初秋,大部分樹木還是深綠色,但挺拔的白樺已經開始變黃,黃綠交雜的原野,看上去如梵高的畫作,粗獷、奔放又蒼涼。

  “要見國防部長,我們難道不該去克里姆林宮?”路明非有些詫異。

  “他邀請我們去他家里見面,他住在郊外。”零說,“見到他你就明白了。”

  車開出莫斯科之后又行駛了差不多一個小時,進入了丘陵地帶,道路越來越狹窄,路邊再也見不到住宅,倒是偶爾有一名士兵守著路障。但根本不需要他們遞上通行證什么的,遠遠地看到他們的車牌號,路障就打開了。

  前方一片黃透了的白樺林,沒剝皮的白樺木圍成一個院落,院落中回蕩著清脆的劈柴聲。

  零把勞斯勞斯停在院子外,推門而入,路明非亦步亦趨跟在后面。蕭瑟的落葉中,一位穿著軍綠色背心、肩膀寬闊如熊的老人正揮舞大斧,把大塊的木頭劈得粉碎。

  路明非看得心驚膽戰,單說力量,有龍血加持他當然不會認輸,但他自覺沒法把柴砍得那么有氣勢,老家伙每一斧落下,都噴薄著威嚴和暴力,就像重炮手平靜地把一個又一個地堡炸得粉碎。

  他忽然意識到這個劈柴的老家伙就是他們此行要拜訪的人,雖然他看起來根本就是個退伍老兵,但這種威嚴只屬于那種曾經身居高位的人,他們揮手間,成百上千人的命運被決定,他們一怒間,則是成百上千人的生命化為虛無。

  零卻對老家伙的威風根本無感,她站在老家伙背后,看他劈了幾塊柴,卻還沒覺察到訪客的到來,就響亮地吹了聲口哨。老家伙停下手中的斧頭,轉過身來,看見零的那一刻他的眼睛忽然亮了,張開懷抱,“嗨!”

  “免了,我不想粘上你身上的汗。”零滿臉嫌棄地拒絕。

  老家伙還是大張著臂膀,“嗨!”

  實在無法拒絕這充斥著老爺們陽剛氣息的邀請,零只得上前一步跟他擁抱。嬌小的女孩在這巨熊般的老人懷里,幾乎都看不到了。

  “嗨!”老人第三次發出這個豪爽的音節,把零高高地舉了起來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扛著她走向林中的木屋。

  路明非一瞬間有些莫名其妙地感動,就像是看到了童話故事里那些魁梧的野蠻人,或者熊怪樹怪什么的,扛著精靈般的女孩在荒原上跋涉,那么地溫暖,那么地可依靠。

  然而就在這時,他覺察到背后傳來的隱約寒意。他本能地按住衣袖,袖子里藏著他的短弧刀,似乎不經意地回身一瞥,山坡上某處,堆積得很深的落葉表面似乎多出了些痕跡。如果沒猜錯的話,那堆落葉中藏著一名狙擊手。

  應該不止一名狙擊手那么簡單吧,這個看起來像是俄羅斯鄉間民居的木屋,其實是被嚴密地監視著的,一旦平靜被打破,這個平靜的峽谷就會變成硝煙彌漫的戰場。

  他不動聲色地跟著老人走進木屋,臨關門前,他對著山坡上的落葉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他猜那名狙擊手一定還在用瞄準鏡觀察著他,他不介意讓對手知道自己已經看到他了。

  這個山谷里的每個人都是心知肚明的,老人知道,零當然也知道,知道又怎么樣呢?就算是暴風眼中的平靜,有人在這里設下了筵席,就會有人來赴宴。

  “瓦圖京陸軍大將,曾經是蘇維埃社會主義聯邦的國防部副部長,現在是個被監視居住的老人。”零摘下皮手套丟在一旁,看了一眼爐火上燉的東西,“又是罐燜牛肉么?”

  看那熟門熟路的架勢,這座木屋比伊麗莎白宮更像她家。

  “還有土豆泥燉蘑菇和紅菜湯,餐后我給你們準備了果醬紅茶!”瓦圖京老爺子忽然抓起一件平底鍋,使勁地拍打著鍋底,“動起來!動起來!我們需要人手削土豆和磨胡椒!在敵人的沖鋒號吹響之前,我要讓我的士兵吃上早餐!” 

北京pk10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