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跑車奔馳在高速路上,路明非游魚般超車。他們確實趕時間,鶴組的人說,在EVA強大的網絡攻勢下,輝夜姬已經支撐不了太久了,幾個小時內就會被攻破。

輝夜姬被攻破的瞬間,EVA的電子觸手就會以光速滲透到日本境內的各大網絡中去,無論是電子郵件、銀行賬戶、交通系統,甚至于海關,都在EVA的監控之下。她甚至能把街頭巷尾隨處可見的攝像頭都變成自己的眼睛,東京這座鋼筋混凝土構筑的森林,對她而言會是透明的。

所以他們必須在輝夜姬被攻克之前出境,昨夜的事件之后,所有碼頭都被海警嚴密監控,空港是更穩妥的選擇。買兩張隨便去哪里的國際機票,在EVA攻入日本之前起飛,輝夜姬會立刻刪除掉他們的出境記錄,他們會重新隱形。

以后怎么辦路明非還沒想好,或者說他根本就懶得想,逢山開路遇水搭橋而已,他在手機地圖上把一桿小旗插在了北西伯利亞靠海的地方,天上下刀子他都會去到那里。

路明非猛地踩下剎車,跑車驟然減速,前方竟然交通堵塞了,滿眼都是紅色的尾燈,滿耳都是車喇叭聲。

這種事情很不尋常,日本人把當街鳴笛看作特別不禮貌的行為,而且東京固然是個交通很擁堵的地方,但高速公路上堵得不能動彈還是很罕見的事。

他們距離機場只剩下兩公里不到,居然在這里被堵上了。

路明非拍拍楚子航的肩膀,“去前面看看,怎么堵上的。”

楚子航快去快回,“前面下高速公路的路口,所有的燈都是紅燈,所有車都被堵住了。”

難怪連日本人也會氣憤地鳴笛,他們以為這是交通信號系統出故障了,早高峰的時間竟然出現這樣的故障,真是太不應該了。

但路明非知道這是怎么回事,怪不到交通警察,他們應該正在監控室里抓狂地想辦法,但無論如何就是找不出故障。東京都范圍內,每一個路口的交通燈都會顯示紅色,整座城市的交通癱瘓,因為EVA已經成功地侵入了交通信號系統。相比其他網絡,交通信號系統是最容易侵入的,這一點他在卡塞爾學院的課堂上學到過。輝夜姬的防火墻正在崩潰,而EVA很清楚他們此刻的動向,她還沒能監控空港和碼頭,那么就先讓通往空港和碼頭的交通線陷入癱瘓。

新的狩獵組毫無疑問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了。他們所剩的時間不多,再不離開日本的話,他們就會被困在這個透明的森林里。

難道說跑步前往機場?幾公里的路,對他和楚子航來說跑步倒不是什么問題,但即使跑到機場,買最早離開的航班,也還是需要安檢和候機的時間,輝夜姬的防火墻已經開始崩潰了,時間還夠不夠他們登機?

或者更好的辦法是現在棄車逃離,小心翼翼地在東京再藏上一段時間,然后前往人跡稀少的北海道,想辦法找一艘不容易查到的漁船出境?

各種辦法在路明非腦海里都是一閃而過,就在他煩躁的時候,電話響了。

是這部車上的車載電話,如今很少有車安裝車載電話了,但在這部古董跑車被生產出來的年代,手機還很稀罕,最潮最富有的車主才能擁有一部車載電話。

路明非和楚子航對視一眼,路明非接起電話,卻沒說話。

鬼知道是誰打來的,沒準是EVA也說不定,告訴你你已經被定位了,給你十秒鐘下車投降,否則天譴之劍就丟下來了。

“別緊張,是我。”來電的人聲音嘶啞,聽起來非常疲憊。

路明非愣了一下,開心得蹦了起來,腦袋撞到了擋風玻璃。

電話里是烏鴉的聲音。

鶴組說是接到了烏鴉的信號才趕來的,那么就不是烏鴉出賣了他們,路明非心里松了好大的一口氣。可他又有點擔心烏鴉,因為鶴組的另一支分隊前往烏鴉發出信號的位置,但在那里只發現了一艘空船,船上兩個頭部中彈的人。

根據現在的痕跡推斷,烏鴉是跳海了,那么大的風浪,跳海的人有多少生還的可能?

路明非剛想問烏鴉怎么逃回來的,就被烏鴉打斷了。

“藤原信之介,”烏鴉說,“那家伙是加圖索家的人,我沒看出來,加圖索家想對陳小姐不利。務必小心藤原信之介,見到他就直接殺了,說話的時間都不要給他,他的言靈是‘時間零’。”

路明非沉默了一會兒。他一直覺得諾諾是安全的,因為有愷撒保著,但愷撒和加圖索家的立場并不完全一致,那個古老又古板的家族,應該是對諾諾勃然大怒了。

奇怪的是連諾諾的父親似乎也在協助加圖索家,那段勸諾諾回家的視頻確實是她父親錄制的。婆家要把跑路的準兒媳婦沉塘,這還能夠理解,娘家的人也幫著往她身上捆石頭,這就喪心病狂了。

“你還在聽吧?”烏鴉問。

“在聽,我們被困在去機場的高速公路上了,輝夜姬的防火墻是不是快要崩潰了?”路明非說。

“我知道,我那臺車上有GPS定位,我能看到你們的位置。輝夜姬在做最后的抵抗,但是半小時內,日本全境就會落入EVA的控制中。”烏鴉低低地咳嗽兩聲,“你的前方不遠處就有一條下高速的岔路,下了高速一直開,你會看見一個私人停機坪,我在那里給你安排了一架小型飛機。”

路明非眼睛一亮,“謝謝!”

沒必要多說什么,是一起喝過酒吹過牛的朋友,還一起出生入死過,多說都是見外了。

前方果然有一條岔路,路明非發瘋似地鳴笛,用不太地道的日語大喊我這車上有病人。前面的司機雖然驚詫,但還是想辦法給他騰出了能讓一輛車通過的空間,路明非駛出不多遠,一頭扎下了高速公路。

下了高速果然是一條兩車道的內部公路,地圖上根本沒有顯示這條路。古董跑車咆哮著飆到極速,不久就看到了烏鴉所說的私人停機坪,被鐵絲網圍著。

路明非心里狂喜,果然是靠得住的烏鴉!人生在世有個靠譜的兄弟,怎么可能不開心。

“喂喂,你還在聽么?”電話里又傳出烏鴉的聲音。

路明非這才意識到電話還沒掛斷,實在是聽說烏鴉安排好了飛機,太高興了,電話聽筒一撂就開起車來。

“在聽在聽!我看到停機坪了!”路明非說。

“藍白色的機身,尾翼上漆著一只鳥。機長看到你就會起飛,隨便你要去哪里。飛機太小了飛不太遠,到地方再想辦法換交通工具吧,時間太緊了,只能湊合著安排。”烏鴉頓了頓,“路君,那句話,說得很有道理。”

“哪句話?”路明非一愣。

“已經過去的事,已經不在的人,總是回頭看也沒用,把將來做好就行了。”烏鴉輕聲說,“沒當好一個人的騎士,就當好另一個人的,別讓她對你失望。”

電話就此掛斷,路明非呆呆地看著聽筒。

真沒想到這是烏鴉的臨別贈言,是啊,犯過的錯誤不能再犯第二次,喜歡誰就該保護誰,誰欺負她你就咬誰。

可他還是把諾諾留下了,因為真能保護她的并不是自己。怪物就該孤獨,就該獨自上路,誰也別連累。這一路上她已經很辛苦了,愷撒來了她就能睡個好覺了。

不過就算電話還通著他也不想跟烏鴉說這個,烏鴉一定會臭罵他是個沒擔當的男人。可諾諾對他太重要了,他怕自己擔當不起。

他掛上了話筒,前方道路盡頭,閘門緩緩地打開。

夕陽下的停機坪上,一架藍白色的飛機,尾翼上是一只叫不出名字的鳥,可能是鳳凰,也可能是個烏鴉。

***

源氏重工,那間位于高層可以俯瞰整個澀谷區的辦公室里,烏鴉握著手機,癱坐在落地窗前。他慢慢地抽著一支柔和七星,很慢很慢。

“佐伯局長,就在剛才,我的防火墻已經被攻破。但在我被攻破之前,路君的飛機已經起飛,他們的出入境記錄,我已經刪除。”手機中傳出溫柔的女聲,“請問還有什么我可以做的?”

“給我老爹發一條信息。”烏鴉說。

“請問信息的內容。”

“老爹,一定要按時看醫生啊。”烏鴉輕聲說。

“信息發送成功。”對于輝夜姬而言,這樣的工作不過是幾千分之一秒的事。

沒有回復,這個時候佐伯老爹應該正漫步在家鄉的街頭,跟碼頭上釣魚的老爺子們聊著天,沒空看他的信息。

烏鴉慢慢地松開手,被鮮血浸透的一疊紙巾從腹部滑落,還有那支沒燃盡的煙。并沒有太多的血流出來,在海里漂浮了那么久,他的血差不多流干了。

他的面前,巨大的落地窗外,是澀谷區繁華的商業街。把皮膚故意染黑的女孩子們穿著短裙和厚厚的松糕鞋走過街頭,巨大的屏幕上放送著朝日新聞。朝陽升起,人潮涌動,像是一首流動的音樂。

是他愛著的城市,埋葬過他愛的人。

日本執行局代局長,佐伯龍治,死亡。 

北京pk10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