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族5悼亡者的歸來 第七章 全民公敵 7“無人機十五秒后會經過你的上空,我會最后一次給你們空投裝備。”EVA說,“我能想到的東西都放進去了。”

諾諾走出火鍋店,仰頭就看到了夜空下那刺眼的亮光,無人機低空飛掠火鍋店所在的街道。

它的下方,一朵黑色的傘花張開,降落傘帶著沉重的鋁制手提箱,準確地落在距離諾諾不到十米的地方。

無人機空投之后直接遠去,帶著陡峭的弧線扎入上方的黑云中。

諾諾打開裝備箱,快速地檢查,學院的裝備箱有很多的規格,應對不同的任務,而這個裝備箱是諾諾見過的最完備的,堪稱無所不包。

武器,從短小精致的手槍到方便好用的擲刀,還有塑料彈殼的弗里嘉子彈,能夠通過機場的安全檢查;大約十個不同國家的護照,護照上貼著諾諾和路明非的照片,名字卻各不相同;幾個不同國家的現金,全球通用但無法追蹤的信用卡;用于偽裝的假皮膚、藥水和假發套……

諾諾翻到裝備箱的最后一層,這里空蕩蕩的,只有一部手機,端端正正地嵌在箱底正中間的格子里,這在裝備箱里絕對是個VIP的位置。

第一代的iphone手機,這東西簡直能算一個古董了。

“你在里面放了一臺手機?”諾諾翻看那部手機,“你剛剛說過我們不能用手機,你能監視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的通話。”

“這是一部不能打電話的手機,它不具備介入任何通信網絡的功能,但我在它的存儲器里植入了我的核心數據。”

“你的核心數據?”

 

“它能夠運行我的邏輯庫,因此有著和我一樣的思維方式。這個邏輯庫中有幾條核心命令是保護路明非的,因為無法聯網更新,這些命令無法被改寫。在你們的逃亡路上,它會幫助你們。”

 

“就是說我們得遵循這家伙的指引逃亡?”

 

“是的,逃亡方案我已經存儲在它的數據庫里了。”

 

“也就是說這個手機里存有另一個你。”

 

“是的,一個會繼續幫助路明非的我,”EVA頓了頓,“但假設我的底層命令被修改,我會全力以赴地追捕你們,我不確定這個小家伙一定能戰勝我的本體。畢竟我能夠調用全世界范圍內的任何處理器為我工作,而這個小家伙能用的也就是一臺智能手機的計算量而已。”

 

“你們人工智能真有趣,還能干出這種自己打自己的事情來。”諾諾收起那臺手機,“我們還有幾分鐘的朋友可做?我的意思是,我們什么時候開始當敵人?”

 

“他們正在來的路上,修改底層命令需要一點時間,大約十五分鐘后我們就變成敵人了,最好從現在起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我在內。”

 

諾諾看了一眼腕表,仰望著飄雨的夜空。

真有趣,還有十五分鐘你就要被全世界拋棄,而提醒你的家伙可能是你未來最恐怖的敵人。

 

“我一直以為我的人生會是一部怪獸片,可現在看來要變成一部公路片了。”諾諾自嘲地笑笑。

 

“其實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一部公路片,別在乎跑去哪里,關鍵是一直在跑。”EVA說,“反正最后的目的地一定是座墓碑。”

 

“作為一個人工智能,你那么毒舌真的好么?”

 

“這句話其實是你自己說的,”EVA說,“你在伊斯坦布爾,對愷撒說了這句話,我錄了下來,現在回贈給你。”

 

諾諾沉默了片刻,“愷撒還好么?我跟他的婚約還有效么?還是說作為新任校董,他會是來攔截我的先頭部隊?”

 

“校董會建議他為了避嫌暫時擱置跟你的婚約,但加圖索先生拒絕了,這點上你應該對你的未婚夫有信心,不過他也可能是攔截你的先頭部隊,這兩點對他來說不構成沖突。”

 

“了解了。”

 

“最后一個問題,純屬好奇,我監控了你離開邵一峰家之后的行動路線。24小時內你高效地完成了很多事,但到達那間火鍋店,在距離路明非只剩下不到兩公里的地方,你忽然停下了,浪費非常寶貴的兩小時時間吃了一頓火鍋。”EVA說,“我想知道出于什么樣的原因你停下了。”

 

“你以為呢?”諾諾反問。

 

“不想面對現實么?回到邵一峰那里你就要面對路明非,當這個怪物的朋友或者敵人,這是一個艱難的選擇。”

 

“你想得太多了,”諾諾淡淡地說,“一旦回到邵一峰的家里,我就要帶著路明非逃亡了,那之后很長時間我可能都休息不上了,更別說悠閑地吃一頓火鍋。而這時候我面前出現了一家24小時營業的火鍋店,就那么簡單。”

 

“所以從一開始這就不是一個選擇題對么?你從未想過要把路明非交還給學院。”

 

“沒想過,我早不是卡塞爾學院的人了,我是他媽的金色鳶尾花淑媛學院的人。”諾諾罵了句臟話,但語氣平靜吐字清晰,真像是一位名門淑媛再做自我介紹。

 

“真不愧是紅發巫女,祝你們一路好運。”EVA的話里帶著淺淺的笑意,“再見,哦對了,別開你那部車離開,那部車上有衛星定位系統,我就是通過它一直盯著你的。”

 

通話中斷,諾諾站在蕭瑟的風雨中,靜靜地看著那部手機,這好像是她和世界的最后一次對話。

 

“輝子火鍋”的店員站在屋檐下,看著諾諾遠去的背影。

 

這個一頭紅發的女孩開著一輛紅得耀眼的法拉利來吃火鍋,離開的時候卻是步行,她甚至把車鑰匙留在了沸騰的火鍋邊,好像那就是一臺無所謂的共享單車。

 

她就這么走了,拎著一個沉重的旅行箱,腰肢裊娜,卻又步伐堅定,高跟靴子踏在積水的地面上,濺起晶瑩的水花,像是一個經過這座小城的異鄉人,又像是路過塵世間的精靈。

 

電梯緩緩地下降,愷撒和阿巴斯看著那代表樓層數的、越來越大的負數,都在驚訝學院還有那么深的地下空間。

 

電梯看起來非常老舊,讓人懷疑有幾十年無人維護了,入口就在校長辦公室的地下室里。

 

“這讓我想到一部日本的老電影。”阿巴斯說。

 

“《蜘蛛巢城》。”愷撒說。

 

阿巴斯點點頭。

 

英靈殿里的電梯往下會到達冰窖,圖書館的電梯往下會到達EVA的機房,這部電梯又會帶他們去哪里?這間學院的地下空間豈不正像一個巨大的蜘蛛巢,讓人不由得猜測蜘蛛巢的深處藏著什么樣的怪物。

 

“建造這間學院的時候他們先是把整個山的下面都挖空了,把秘黨在歐洲積攢了幾千年的家當都搬來了,不過我要帶你們去的地方,連絕大多數元老都不知道。”芬格爾說,“我管它叫集線器。”

 

“集線器?”愷撒問。

 

“一種電子設備,所有的線路都在那里被收納和整理,”芬格爾看了愷撒一眼,“就像生物的神經中樞。”

 

電梯停下,電梯門打開,愷撒和阿巴斯驚訝地看著眼前巨大而雜亂的空間。

 

這真就是個巨型的集線器,巨大的空間里,各種顏色、數以百萬級的電線相互纏繞著去往不同的方向,四壁全都是體積巨大的老式計算機,堪稱古老的晶體管在黑暗中閃著微光,磁帶式的存儲器轉動著,發出咔噠咔噠的微聲。

 

“這是一間機房。”阿巴斯輕聲說,“或者一個計算機博物館。”

 

“最早的通用計算機是1946年在賓夕法尼亞大學建成的,人們叫它ENIAC,當時秘黨就意識到那是個能改變世界的好東西,于是他們在這里原樣復制了ENIAC,改名為EVA。”芬格爾說,“就是你們現在看到的這東西。”

“所以EVA在1946年就誕生了。”愷撒仰望那些巨大的機柜。

“之后的幾十年里他們一直在用更新的技術強化她,直到把她變成了能夠監控全世界的超級網絡,她本身的處理器也越來越龐大,被放在圖書館地下的空間里,但底層的命令庫卻依然只能在這里被書寫和修改。”芬格爾揭開防塵罩,激起大片的灰塵,“我們可以把圖書館下面的那些處理器看作EVA的神經元,而這里是她的腦干部分。”

防塵罩下是一個老舊的控制臺,顯示器還是上世紀80年代的單色屏幕。

芬格爾接通電源,熟練地操作起來,綠色的代碼飛快地刷過,最后停頓住。

“拉丁文寫的核心命令庫?”阿巴斯說。

“是的,這個系統是單獨為她研發,語言也是單獨為她創造的,基于拉丁文,這個核心命令庫的意思是……”

北京pk10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