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到霧靄散去的那一天上一章:第30章
  • 等到霧靄散去的那一天下一章:第32章

孟星遠目送著她的身影進入廚房,若有所思,過了幾秒,他閉上眼睛,修長的手指再次撫上眉峰。

林霧去廚房倒了一壺水,回到客廳,放到電視柜上,插上燒水器的電源。

孟星遠拉住她,“我不口渴,你不用忙了,你才剛回來,別弄了。我等一下就走。”

林霧應了一聲,目光再次移到他臉上,“孟星遠,你昨晚沒睡好是不是?”

他輕輕一笑,心情似乎好了很多:“嗯,工程趕時間,我一天沒睡覺了。”

林霧看著他不說話。

他本該按著他原本的理想繼續在T大安穩地讀博士,在大學的實驗室里有條不紊地做他的實驗。

前幾天林霧在九寨溝的時候,媽媽打電話給她,叫她周末有空回一趟家,林霧周末想在公寓里休息,趁著這天中午有空便回了一趟林家。

爸爸媽媽都在,林陽還沒回來。媽媽在廚房里炒菜,一邊問林霧最近的情況,最后又問她公寓的合同什么時候到期。

這個問題一年前媽媽就問過她了,林霧便又答了一遍。

聽到媽媽說:“林霧,你別在外面租房了,搬回家里住。”

林霧一驚,重復著媽媽的話:“搬回家里住?”

“對啊,你一個人在外面住不方便,搬回家里住的話可以省差不多兩千塊錢的房租和水電費……阿陽現在也不小了……”

林霧整理了一下媽媽的思路,原來爸爸媽媽準備存錢幫林陽買房,將來可以做林陽和媳婦的婚房。

她覺得心里悶悶的,像是壓了一塊大石頭。

一個人住在外面幾乎是她覺得生活最愜意的方面。她一個人住的話,有空還可以彈琴,可以做自己想做的是事。

但是最重要的是,她的公司離家很遠,幾乎在城市的兩頭,從家里坐車去公司起碼要一個多小時,遇上堵車的話,兩個小時的車程也相當正常。如果她搬回家里住的話,每天早上要早早起來去擠公交車。

她沒有回答媽媽,只是悶著頭吃飯,吃完飯在客廳坐了一個多小時就離開家。

下了樓,卻覺得心里很茫然。

秋天了,天氣越變越冷了。

W市很大,兩旁的街道打掃得非常整潔,可是她忽然之間也不清楚自己可以去哪里。

每次她想要試著改變心態迎接生活的時候,現實都會再次以高傲的姿態躍到她面前,冷冰冰地提醒她有這樣或那樣的問題橫亙在前。

可是,她不能把這些問題放到孟星遠面前。

她怎么可以忍心把他拉進泥淖之中?

思來想去,卻不知道如何當面跟他說。

林霧上了一輛公交車,思索著去找他說清楚,車子行駛到半路,卻喪失了所有的勇氣。

接著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孟星遠送她回公寓時說了今天會打電話給她。她估計也快到時間了。

孟星遠打電話給她的時候,林霧還在街道上游蕩。孟星遠問她在哪里,她看了四周一眼,跟孟星遠說了,說完才發現這里離他宿舍不遠。

孟星遠在電話另一頭微微詫異:“你在那里等我,我兩分鐘就到。”

今天是周五,他上班穿的是西裝,要回宿舍換衣服,車子直接開到他宿舍所在大廈的地下停車場。

進了屋子,孟星遠脫下西裝外套隨手放在沙發上。

林霧剛想問他是不是不下去吃飯了,卻見他轉過身來,如墨的眼睛望著她。

孟星遠看了她一眼,目光清亮,語氣不容抗拒:“林霧,我們談一談。”

“談?”她有些迷茫,然后莫名地開始有一絲心虛,“談什么?”

孟星遠拉她到沙發上坐好,漆黑的眸子一動不動地凝視著她,然后開口,音量不高,聲音卻很穩:“談我們的將來。”

——談我們的將來。

從他口中聽到這句話,心里覺得理所當然,卻又不知前路到底在何方。

而他的語氣里是全然的堅定,態度史無前例地強勢。

她的內心有一絲彷徨,看著他不容拒絕的眼神,最終還是順從地點點頭:“好。”

孟星遠突然發現有時自己強勢一些,她就會完完全全地聽話,甚至忘了有反抗這種事。

林霧在沙發上坐好。

孟星遠在她旁邊的位置坐下,微微側身,“告訴我,你想了這么久,現在是什么想法?還是像那時一樣嗎?你那時是想跟我說,有些事情,你一個人可以面對,但是如果跟我在一起,不知道要如何面對,是嗎?”

她講得那么模糊,當時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表達好,此刻聽他準確無誤地陳述,點頭:“有些事,我一個人可以處理好,可是我不能保證跟你……還能不能處理好。”

孟星遠身形微動,握住她的手,望著她的眼睛,說:“林霧,你記不記得,我感冒的那一次,你來看我,你照顧了我一整天?”

林霧當然記得,向他點了點頭。

他注視著她,淡淡地說:“那天我的心里就決定了,這一生非你不娶,除了你我誰都不要,即使要跟你這樣耗上一輩子,我也心甘情愿。你聽到了嗎?”

這一天,她聽到了這輩子也許是最感人的誓言。

她何德何能,被他看上?

她的心如有百流匯入,承載了無數小溪流,心情起伏不定。

“我聽到了。”

孟星遠低下頭,看了她的手一眼,神情清淡,“也許你現在心里有時還會想著那個人。但是你心里也是喜歡我的,對不對?”

她垂下目光,咬住下唇,沒有說話。

那次一起去山頂熬夜看日出,她就陷進去了。

又或者,再早一些,那天下雨跟他回宿舍,他站在光影錯落的臥室里換衣服。

具體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已經說不清了。

不說話就是默認了。

孟星遠停頓片刻,繼續說:“我明白你說的那些話,你比較習慣一個人生活,沒有勇氣去改變。可是——”

他伸手捧住她的臉,將她的臉一寸一寸地抬高,直到跟自己的目光平行相對,點漆般的眸子里全是一往無前的堅定:“林霧,你可不可以為了我勇敢一次?”

——可不可以為了他勇敢一次?

她說不出“不”字,也無法拒絕。

良久,她微微側頭,一點一點地迎上他的目光,用力點點頭:“好!”

孟星遠徹底松了一口氣,一時間心里百感交集,伸手抱住她,將她的身子完全籠罩在懷中,低聲呢喃道:“謝謝。”

秋天了啊。很快這個城市就進入冬天了。

可是這一刻,她的心里只感覺到無盡的暖和。

她的頭頂貼著他的下頜,身子被他結結實實地抱住。

他那么用力地抱住她,就像是要把力量傳給她。

他的下巴貼著她的臉頰,皮膚相貼的地方源源不斷地有熱流傳送過來。

第一次覺得兩情相悅是如此美好的一件事。

林霧聞著他身上的味道,眼圈微微濕了。

過了很久,她的雙手動了一動,從他身后環上他的脖子,在他耳邊輕聲說了一句:“對不起。”

徘徊了這么長一段時間,讓他也等了這么久。

孟星遠收緊雙手,用力將她嵌入懷中,低頭在她發頂上親了一記,唇角溢出一抹安心的笑,“傻瓜。”

第 53 章

周末理所當然是一起過的。

中午兩人在一家江南菜館吃飯,菜端上來十幾分鐘,他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孟星遠接通電話,手機那頭傳來一副男生的聲音:“阿星,你在干嘛?吃飯了沒有?要不要一起吃個飯?”

林霧在夾盤子里的一塊椒鹽排骨,剛好跟盤子的另一塊連在一起,孟星遠伸了筷子過去幫她分開兩塊排骨,一邊答道:“我已經在吃了。”

朋友又問:“你在跟誰吃飯啊?”

菜館的環境很清靜,林霧也依稀聽到電話里的聲音,是一副很清脆洪亮的男聲,從熟稔的稱呼聽來應該是他以前的同學。

他收回筷子,神色自如地對著手機說:“跟女朋友。”

她的心猛地一跳,將夾在兩根筷子間的排骨放入碗里,忍不住就抬起眼眸去看他。

很奇妙的感覺,就是突然覺得有點甜蜜,有種被人認定了的感覺。

手機那頭的男聲還在說話:“哇靠,你什么時候來的女朋友?!我竟然不知道!……算了,不打擾你們兩夫妻了。明天再找你。”

孟星遠還在聽朋友說話,瞥到她的眼神,笑著握住她的手:“怎么了?”

見他掛斷通話,林霧放下筷子,秀氣的眉毛微微一揚,笑容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沒什么。”

夾起碗里的排骨剛咬了一口,她的手機也震了。

是林陽發給她的短信:姐,前天媽媽是不是跟你說了什么?你別管爸媽,他們有時就是這樣。

她無法從父母那里感受到的,似乎都在林陽身上得到了補償。

林霧拿著手機想了很久,回復了一條短信:沒什么,你好好工作。

又吃了一會兒,林霧忽然想起遠在美國的成曉渝。

在不久以前,跟他和成曉渝還是以好朋友的身份一起吃飯、看電影,轉眼之間關系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孟星遠見她的動作停了下來,問:“想什么?”

林霧眼珠一轉,抿了抿嘴,秀眉微蹙:“嗯,我在想,要怎么跟成曉渝說……就是覺得有點奇怪,以前我們還一起吃飯……”

他自然明白她想表達什么,“你不跟她說的話,她過不了多久也會問你。”

“什么意思?為什么啊?”林霧沒聽懂。

“她早就知道了。是你神經大條而已,跟木頭一樣。”

她是徹底懵了,忍不住“啊”了一聲。

孟星遠好笑地看了她一眼:“啊什么?”

是啊,她“啊”什么?

又聽到他說:“我以前一直很想拍醒你。”

“為什么?”她也沒有做什么十惡不赦的事情吧?

“因為你太不解情趣了,有時我想對你好一點,你就會在下一秒加倍堆到我身上。”

林霧怔住了:“有嗎?”

他跟她點頭:“有,而且很多次。”說話的同時舉起手跟服務員示意結賬。

“什么時候?”

他將筷子擱到一旁,問她:“那次你拷歌給我的那個U盤是那時剛買的吧?”

林霧過了兩秒才領悟到他指的是大四那年她買的一個U盤。

之前給他傳了幾首歌,他覺得好聽,問她還有沒有類似的歌曲,她覺得一首一首地傳太麻煩了,后來索性買了一個U盤將所有歌曲都拷進去給他。

她覺得那是理所當然的,囁嚅著開口:“那個本來就是應該的,難道一首一首地傳嗎?”反正后來她寫畢業論文也需要一個U盤。

他一臉無可奈何:“所以說你有時情商很低。”

她還是覺得有點冤枉:“還有呢?”

他只回了一句:“自己想。”

服務員已經找了零錢回來,孟星遠抓起桌子上的手機便站起來,“走了。”

林霧沒站起來,依舊坐在椅子上,抬起頭看著他,晶瑩秀澈的眸子直直地與他對視:“你還沒說呢!”

“我說過了。”

他突地傾身,修長的身子就這么傾著,懸在餐桌上方,溫熱的額頭貼上她的,“剛才就說過了,是你沒聽清楚。”

林霧先是一愣,繼而在拼命在腦海里搜索記憶:他剛才有說這個嗎?

她回憶著,卻還是想不起他有說過相關的語句,不由眨了眨雙眼,想問他是哪句話。

他們的桌子在落地玻璃旁,日光很淡很薄,在她白皙的臉頰上描出淺淺的金邊,漆黑的眸子里流淌著盈盈的光彩,格外柔和。

孟星遠心中一動,低頭在她額頭上啄了一下:“好了,別想了,走吧。”

額頭上傳來溫熱的觸感。

只是蜻蜓點水般的一碰,沒有任何停留,如同從枝頭上飄落的棉絮,輕輕一觸便滑落。

如此清淺的觸碰,卻還是讓她羞紅了臉。

他們的座位就在落地窗邊,外面的街道上每隔幾秒鐘就有路人經過,這個人也不想想要是路過的人看到怎么辦。

孟星遠見她仍舊坐著,俊眉微揚:“不舍得走嗎?”

林霧如夢驚醒,連忙站起來。

他站在原處,五指微張,伸在半空中。

她立刻醒悟,邁出一步,右手伸過去插入他手掌中。人也蹭過去,貼到他旁邊。

他將手收到身側,側頭望著她,漆黑的眼睛里流動著寵溺與愛意。

等她站穩后,兩人便向菜館的門口走去。

在很久很久以前,從來沒有想過會有這么一天。

幸福悄然降臨。

他說得沒錯,過了幾天成曉渝就從美國打了電話過來。

“他怎么跟你表白的?我要聽表白!”星期二中午林霧剛吃完飯就接到了成曉渝的越洋電話,成曉渝問了幾句話就直奔主題。

林霧臉上一紅,“我們本來要一起吃飯的,他剛下班,穿著西裝,就說要回宿舍換衣服,我就跟他去了他的宿舍……”

成曉渝聽得津津有味,興奮地追問:“然后呢?然后呢?”

林霧回憶著當天的情景,也沒覺得有什么好說的,“然后就去了他宿舍……”可是向來獨立自理的性格,使得她還是無法面不改色地仔細描述當天的情景,三言兩語便將整個過程帶過。

成曉渝一聽她把最重要的過程都忽略了,根本無法滿足自己的好奇心,連連大聲抗議:“不行不行!講得太簡單了,我要聽詳細一點的。”

北京pk10在线计划